搬家

| |
[不指定 2007-4-21 14:02 | by tomato ]
  搬家终归是一件辛苦而幸福的事情。

  从以前的新浪博客那里淘来了许多旧日文章,同时对分门别类的名目进行了一些调整,以扩充和装饰这里的门面,算是有了一些规模与样子。

  那些昔日的留言与评论,我很想一一地搬移过来纪念。然而一旦动起手来,才知道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仅仅是复制粘贴的简单手续,也令人头晕目眩,烦琐不已。于是只好在文章里加上移出的地址,算作是对遗憾的轻微弥补。

  总共分了两个批次,看似轻松的工作才终于被一点一点地完成,昨天的夜熬和今日的早勤,一下子变得意义重大起来,心里边充满着小小的成就感。

  像是拾掇起了自己的往日心情。一些快要忘记的事情突然又被回想起来,一些小小的情绪与细节又被重新清晰地放映出来。一些快乐,一些欢笑,一些自豪,一些难过,一些迷茫,一些挣扎,一些自我鼓励与催促,它们一一地跳跃出来,像是一场难得的时光聚会。

  常会有人夸赞我记忆力好,然而我自己清楚地知道,我的记忆力很短暂,太难经受得住时光的消磨。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的脑海并不像大海一般能够沉淀与积累,而仅仅像是一个小小的水库,尽管新潮汹涌而来,却不得不开闸泄洪,任水自流,最终收纳下的容量,依旧如故。用Word编辑文字的时候,我常想,是否我的脑袋被上帝不小心错按了Ins键,故而记忆无法累加,只能覆盖。

  因此,我不是一个太能记得住自己历史的人。那些还没有在脑海里消磨去的往日印象,都得益于长辈们口中的碎碎念,一遍又一遍的唠叨,才能使我对历史“念念不忘”。我常常从长辈们或者朋友们那里,听来我“新鲜的往事”。他们绘声绘色的描述着现场的一切,而我却像是一个完全被动的听者,默然地听着自己身为主角的故事,于精彩处发出惊呼与微笑。

  所以,我会有意无意地想用文字去记录,为了那些易被忘却的纪念。

  然而话说回来,这种记忆特性也并非一无是处。我想我正是因为习惯于“用不了多久总要被忘记的”,所以我常常对自己的失败或者困窘显得不以为意,人也变得容易快乐起来。在痛苦的哲学家与快乐的猪之间,我毫不犹豫地会选择后者。我认为这是个性使然,而无需在痛苦比较以后艰难抉择。

  当然,欠了债务之后,我也可以由于忘记,从而心安理得、甚至理直气壮地无需归还。(本句,是本文的中心思想,哦耶!)

  然而,一些记录在案的债务却令我相当地头疼。就像从新浪博客的留言评论中不小心翻出来的那些“欠条”,My God。。。

  好吧,且欠着吧,俺是穷人,悉以志之,日后慢还。并且无论债主还能否看到,总有一天俺会完成这些任务的,以自乞心安。

  1各大行星外号篇
  2以“阿锋”为话题,写一篇作文
  3以“青蔷天”或者“耶律地毯发电咪咪机”为话题,写一篇作文
  4以“一阵风”为话题,写一篇作文

  PS.当前工作重点是“新手入门购镜指南”grin
浮光 | 阅读(3524)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游客请填邮箱 [注册]
               

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