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他方

| |
[不指定 2005-7-8 08:01 | by tomato ]
第一次往家里打电话,是军训时的中秋,那时电话双方声音哽咽的情形还铭刻在心。

大学生活的喧嚣让我渐渐地把宿舍当成了家,再跟家里通电话时耳边会有室友戏谑的学话声,蹩脚地模仿我这全宿舍最难懂的方言。于是我会在电话的这头微笑,或者并不介意故意地笑出声来,好让电话的那一头可以感觉得到我的现实的快乐与生活的安闲。

未曾在寒暑假的时候留过校,这是我们宿舍的一贯作风。每逢放假我们便如鸟归巢,沿循自己的方向各奔西东。在重新开学的时候,大家会意气风发地再聚首,又一次热热闹闹地经营我们的小屋。有青春,有热情,有嬉笑打闹,却从来没有冷漠,没有寂廖,没有无所适从的异乡感。

直到今年的暑假,室友们都已回家,我却因为学习缘故而留在了学校,才重新有了一种生活在他方的感触。

也许是因为炎热的天气,也许是因为空荡的房间,突然间觉得整个城市与我格格不入起来。白天会精神恍惚地睡眠,夜晚则无所事事般蹉跎。

在夜色凝重的时分偶然打开收音机,主持人很凑巧地在谈论“生活在他方”的话题。主持人说:“生活在他方,就像在旅行。身边一切的生活,仿佛那么熟悉。但是我又始终无法溶入其中。因为那始终都不是我的生活。我一直都像个过客。”他亦是个异乡人。

可是这样的一种淡淡的伤感气息,反而让我觉得有些积极起来。生活在他方,就像在旅行。是的,可是旅行不是一直应该是快乐的吗?行者也好,过客也罢,虽然并不在一处长久的驻留,可是旅行者总是以他最大的热情,试图着去与这并不属于自己的地方产生交流,乃至共鸣。我想,这才是旅行真正的意义所在吧。

生活在他方,就像在旅行。

很早地醒过来,一弯金黄的月芽儿高高地挂在天空。我才想起三年以来竟没有好好去看过这个城市的日出。步上房顶,晨风正爽,东方已经云霞绯红。一直守着看见橙黄的太阳从黑黝黝的建筑物的后面慢慢地攀上云端,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去。吃罢早餐,登上一辆环城奔跑的公交车,没有方向,没有目标,只从起点直达终点,再从终点回到原点,在一个公交周期里,看刚刚醒来的城市开始投入到一天的忙碌中去。天真可爱的小学生喝着奶昔往学校而去,频繁看表的小职员数着点钟赶着向公司报到,老爷爷在公园里舞着太极剑,家庭主妇们则早已挎上菜篮子,走在通往市场的道路上……我是过客一名,在旁默默地注视,仿佛在用整个城市的奔忙来填补自己的空虚。或者,是在让自己感受,并且准备投入到整个城市的忙碌中去。

傍晚的时分,阳光已经不再那样地晒人发烫,黄昏的凉风徐徐而起。骑着脚踏车在离住处不远的城郊自由前行,没有路线规划,只是想去吹吹风。随性地在岔道之中行进,四周野草的清香弥漫上来,人工湖边的风将车后扬起的尘土吹散开去。悠闲的状态一直漫延到夜色迷离,城市的霓虹开始闪耀。于是踩着脚踏车到一个不算太近也不算太远的超市去,乘着周末的时光抢购一大堆商品,将购物袋满满地挂在车头,再摇摇晃晃地骑回家。俨然,自己也是这个城市的半个主人呢。

生活在他乡,就像在旅行。可是旅行者有着他自己的快乐。

因为,生活是可以自得其乐的。
浅草 | 阅读(3226)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游客请填邮箱 [注册]
               

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