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登高

| |
[不指定 2006-10-31 23:07 | by tomato ]
(本文移自http://blog.sina.com.cn/u/47837f58010006om)

  重阳节那一天,我和妈妈、姨娘,还有外婆一起,到山里去看望外公。


  那山路蜿蜒曲折,经久无修。荒草从两边密集地压过来。我们走了许久,拨开丛丛的狗尾巴草和一片又一片的割手的山茅,踩过无数伏地而生的无名蕨类,还路经了一段草木零落、土石散乱的泥石流塌方现场,终于到达。
  外公住在面向山谷的丘上,潜伏的山势将视野遥遥延至远方起伏的山峦。当年外公亲自来选址的时候说:“那山峦悄然延展,形若官帽。其山水灵秀之气静沉入谷,而后缓然升空,正当地此。”


  我是八年之后第二次来看外公,但它的音容笑貌,历历地,宛然在目。

  我自幼体弱,常常抵挡不住流行感冒的诱惑,因而紧随潮流永不落后。但凡感冒,妈妈并不带我上医院,只到外公那里去,外公看看我的舌头,诊一诊我的脉膊,拿出一张白纸,开出几味草药,妈妈便凭着方子上药铺买来,我咕嘟嘟喝上几帖,病情就会好转。我记得外公的药子里常常会有甘草,因为他知道我不喜欢药的味道太苦。
  外公只是一个普通的乡村教师,他早年诸多灾病,他说自己算是久病成良医。我时而也心血来潮,也翻出几本中医的书本来看,只是终究还是没有弄明白这五行生克之间的神奇奥秘。


  外公还做得一手好菜,时常会有熟识的人,家中办事,请他掌厨。我因而常问娘,为何她没得一点外公的真传。娘却直拿别人夸她手艺好的事情来搪塞我。

  儿时的记忆,有许多都已经被年岁所迷失。但我还常常记得一个秋日的午后,外公拿出一块柿饼与我,我吃完了,说好吃,于是外公又变出一块来。多年以后,我依然喜欢柿饼的味道,喜欢它干干瘦瘦的,上面敷着白霜。每当看见柿饼,我就会想起外公,他干干瘦瘦的,顶着一头银发,他站在秋日的阳光里朝我招手:“来,吃块柿饼。”

  天色很快地开始暗淡起来,外婆、姨娘、妈妈和我告别外公,开始往回走。
  我在昏暗的山路里想着心事,脚下忽然一软,我心中一凛,赶紧将尚未完全落地的脚跳在一边。低头去看时,是一条红色的蛇,半米来长,手指般粗细。它亦惊吓一跳,蜿蜒着游走开。外婆赶过来,拿着我在路上折下的竹竿要去打蛇,终于被我们劝下。那蛇曲折地奔向密丛里,迅速地游到山坡下去了。
  我想起一路上外婆有时走在我的前面,就用手去折断两边的茅草,生怕它们将我割伤。
  忽然间很幸福。
浮光 | 阅读(3116)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游客请填邮箱 [注册]
               

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