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

| |
[不指定 2007-1-30 18:24 | by tomato ]
  看到了Blueheart在第一篇博文中的评论,我顿觉唏嘘。

  有时候我觉得,生命就像是一辆大型的巴士,每个人都是自己旅程的司机,而那些在生命中和你遇见的人们,是你的乘客。他们之中,有的与你相谈甚欢;有的与你沿途争吵;有的沉默,一言不发;有的相识短暂,擦肩而过,有的一路陪伴,彼此纠缠不休……而每位乘客,他们上车、下车,或再上车、再下车,抑或如是再三。这些长长短短、莫明其妙的站点与路途,终于把你的人生切割成凌乱的片段,生命也因此而丰富起来。

  Blueheart这个名字让我忆起的我的时代,似乎已经有一些遥远了。
  那时候我每天对着留言本中用自动发帖机刷出的非法小广告发愁,删除、删除、删除……这千篇一律而又不得不进行的单调操作,甚至成为我后来迁居新浪的一个导火索。直到今天,我都还无比痛恨着自动广告刷屏。
  那时候天似穹庐还有着我自认为满意的访问量,有些人会在留言本中抬扛斗嘴,或者刷屏灌水。每每看见这些留言,我都是快乐的。无论是多么水的一句话,只要是鲜活的人敲出来的,都永远是鲜活亮丽的。
  那些人,或许都已经远去了吧。至少,那些名字已经远去。正如,“空星夜”大约已经褪色成了黑白的回忆,而我的输入法中的自造词语,只剩下了“夕虹释”。

  现在的这个BLOG,很令我满意。
  有验证码的功能,可以防止刷屏。
  并且,访问量的统计似乎有一些小小的瑕疵。我甚至愿意昧着良心相信这样“巨大”的访问量会是真实的,以满足我小小的虚荣心。当然,目前来说,我从骨子里知道这个数字是相当不可能的。
  PHP代码编写者在日志中提到了一写编写的过程,我想正如“天似穹庐”一般,也许未必有那些惊心动魄的大风浪,但是平淡之中的小挫折,小欢乐,也是完全足以回味的。岁月如酿酒一般,终能将生活的水变成劲道的醇。

  我也常作着一些怀旧的工作。收藏夹中的很多地址,历经变迁,有的绽放出更大的光芒,有的,却终于消失不见。
  有一段时间,我很欣赏一个也许并不太有名却很有个性的写手的文字。后来,我重新打开她的网页,满眼充斥的是她的朋友悼念她的文字。原因,是车祸。
  业余天文学界的寻彗高手周兴明,也是因为车祸,网页终于定格成永远的纪念。
  ……

  不想再回忆一些事情了,有时候怀旧并不是美好的,它也有沉重的一面。

  总而言之,宇宙就是这般的玄妙。人,不过是渺渺太空之中的一个微小的粒子。不确定原理既然规定了我们的诞生,也必将引导着,我们走向,光明或者黑暗。

  最后,为了缓和一下渐趋凝重的气氛,发布一个好消息:
  刚才搜索了百度和谷歌,关键词是“天似穹庐”,都指向现在的地址,搜索“夕虹释”,结果也不错。
浅草 | 阅读(7620)
剑藏魂
2007-1-31 11:52
不过好像有很多叫“天似穹庐”的!另外,天似穹庐怎么好像有几个转接站?看着明明是其它的网页地址,一打开,自动转接到这里.

夕虹释
2007-1-31 19:48
以前有填过两个网易的域名转向。
http://sky0.126.com
http://xing123.126.com
都指向skyo.lamost.org

神球
2007-2-16 21:50
这个网站的好处是我可以随便用个昵称骂你
这个网站的坏处同样是我可以随便用个昵称骂你
很唯物主义的论题
tomato 回复于 2007-2-17 21:08
你是典型的那种心口不一的人,唉!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游客请填邮箱 [注册]
               

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