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题目

| |
[不指定 2006-4-18 10:32 | by tomato ]
(本文移自http://blog.sina.com.cn/u/47837f580100037q)

  有传说北京市刮起了很大很大的沙尘暴,可是当此之时,夕虹释居住的这个南方的城市里,只有阴冷的风,一阵一阵地吹。

  最近F市的天气相当诡异,时而晴空万里,时而瓢泼大雨,变化无常如同高手举棋,实在是难以捉摸。

  于是,可苦了夕虹释QQ上的某位同学。
  这位同学的签名倒是与时俱进,顺天应人,时而作兴高采烈模样,时而呈垂头丧气状况。

  聪明且了解情况者,大约还能够推究到这是因为天气无常能够影响人的情绪,于是在心里深情地感叹一声“真是造化弄人啊!”,而后摇头叹息而去。
  热心且不了解情况的人,恐怕要四处查询精神病院亦或是心理咨询台的电话来关心一下疑似患有精神衰弱且轻度分裂的同学云云了。

  鉴于天气的变化多端,更鉴于出门也是无所事事,所以夕虹释基本上足不出户。
  躲在自己的小屋子里,看窗台上移过阳光,掠过轻风,飘过乌云,落过雨滴。如是再三。

  夕虹释毕业的设计的课题很前沿,前沿到基本无参考书可参考,只能上英文网一个头八个大地查阅资料。
  因为看不懂,所以他很快就累了,于是乎蒙头睡大觉,频繁会周公,日子也就不明不白地在呼呼声中一天一天过去。

  幸运的是,在这样的呼呼声中,毕业设计居然还得以有所进展,终于渐渐地有了眉目。
  但是,也只是眉目而已,连脸都没有全面,更别提身子了。

  于是,夕虹释时常趴在阳台的栏杆上,去看楼下草地上的猫,它俯下身子,去品尝昨天傍晚下雨而留下的那一滩积水的味道。而此时,太阳将光芒重新洒在生机勃勃的绿地上,草坪间留下的猫的影子,蓦然地,又移过了一寸。
浮光 | 阅读(2842)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游客请填邮箱 [注册]
               

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