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移自http://blog.sina.com.cn/u/47837f580100022o)

上午接到一个神奇且恐怖的电话。
来电显示是一个C城的号码。
我不小心接了。
从听觉上我认为,这个电话来自于一个欧巴桑级的人物。
而后来的事实证明了,她真的是人物。。。人物啊。。。

在电话的一开始,偶一共“喂”了三声,一声比一声用力,一声比一声深情……
老太太这才从电话那头缓缓悠悠地编制了一串绵长的而没有被我听明白的C城方言。
我石化了一小会儿,然后很直接且诚恳地告诉她:您打错电话了……

我敢相信老太太有着极佳的心理素质。
一般情况下这句话一经出口,电话对方会选择直接挂掉电话,客气一点的同志会说一声对不起,然后再挂。
而老太太非常六加一地与众不同白里透红,且顽强……
她以不容置疑的口气无比坚定地告诉我:没有错——咧!

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是我错了。
幸好我的神志很快地从老太太话语的气势之中恢复过来。
因为我在某一瞬间的下一刻聪明地想到了……偶在C城……没有亲戚……有朋友也肯定不会这个年龄段的……
于是偶愈加直接愈加诚恳地重复了一遍:您真的打错了……

然后我开始相信老太太早年参加过红军。。。过过草地。。。爬过雪山。。。落到过敌人的手里。。。且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之下依然忠于党忠于革命忠于人民。。。
老太太的革命斗志那个叫顽强啊。。。
老太太的英雄气节那个叫不屈啊。。。
老太太在电话的那头忠贞无比地说:没有错!绝对没有错!

在如山的气势面前,我、开始动摇了。。。
我小心翼翼地试探性地询问:那么请问您找谁呢?

从老太太的嘴里蹦出了一个我因未曾听说而根本听不清楚的名字来。
我这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恢复了几乎已经不清的神志,然后重申了一遍自己的观点:您真的真的打错了!

老太太见我没有在强权政治中跨台,也重申了一遍自己的观点:我没打错——咧!
我当场即将崩溃了。。。即将崩溃。。。即将。。。崩溃。。。

在我很想摔电话的时候,我想起了要尊重老年人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之后,为了证明老太太打错了,我开始千方百计……百计千方……
我说:我不认识您啊,您是打错了。

然后我开始相信老太太也快要崩溃了。
老太太说:让你爸爸听电话,我是他妈妈……

噢!我亲爱的老太太,难道您就没有发觉您和偶的普通话语音上存在着很大的不可忽略不计的差异吗。。。偶怎么、偶怎么突然间变成了您的孙子。。。欲哭无泪。。。悲愤交加。。。您老人家还真会找着杆子就爬树啊您。。。算了算了。。。反正我年龄小。。。反正您已经快崩溃了。。。反正偶也差不多崩溃了。。。两个即将崩溃的人出现什么样的对话都已经不为过分了。。。

本着尊老爱幼的原则,偶在电话里依然强逼自己很礼貌地对老太太说:“那您再确认一遍您找谁好吗?”
老太太准备绝地反击:他问我:你是谁?
或者这句话透露了一个消息,那就是老太太终于动摇了,哦耶!
于是我顺势得寸进尺地说:您肯定是打错了,要不然、就是抄错电话号码了……
不知道为什么,老太太突然间恢复了战斗意志:不可能错的!我绝对没有错!没有打错!也没有抄错!不会错的!

又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像是国民党特务。。。而老太太是光荣而伟大的革命共产党人。。。
之后我宣布我正式进入完全彻底崩溃状态。。。
电话里我已经只会说两句话了。。。第一句是:您打错了。。。第二句是:您真的打错了。。。
我决定以不变应万变不离其宗。。。
而老太太的宗旨信仰则是:我没错!我绝对没有错!

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而过。。。汗一滴一滴地流。。。

最后的最后,老太太无声地终于挂掉了电话。。。

我绝对相信她绝对不是因为妥协了,而绝对是败于体力不支。。。

我看了一眼电话计时……
76秒……
我在崩溃之后再一次崩溃……
我的长途漫游的手机话费啊……
然后我开始在心里念经无数遍:传统美德传统美德传统美德……
颂完真经,我决定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奉这位未曾谋面的神奇老太太为偶像,因她的坚定而执著。。。
浮光 | 阅读(3249)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游客请填邮箱 [注册]
               

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