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三则

| |
[不指定 2006-11-5 21:59 | by tomato ]
(本文移自http://blog.sina.com.cn/u/47837f58010006r1)

以“三条鱼”为话题,写作文。

《鱼》三则



“恭喜TOM先生守擂成功,他依然保持着“世界上游得最快的生物”这一荣誉称号,让我们为他送上热烈的……”

释博士啪的一声关掉电视,立刻拨通了TOM的手机,电话那头嘟嘟地响着,显然此刻正忙碌得很。

直到释博士第五次拨打电话,他才听到TOM那独有的阴阳怪气的声音。

“释博士,你好呀。看见了没有?我是不可战胜的。您老人家还是歇一歇吧,别整那没用的了。连科学院最新研制的基因综合雷鱼都败在我的手下。啊哈哈哈哈哈……”

“你这个转基因的怪物。我一定要让你看看什么才是大自然真正的杰作,那才是鬼斧神工,不可战胜!你给我好好等着!”

“那您老人家就慢慢研究吧。我真为您感到悲哀。一个顽固的自然主义极端分子,将在痛苦与失败之中耗尽自己的余生。唉,多么可怜啊!”

释博士气得肺都快要炸开了,他挂掉电话,就一头钻进了实验室里。

……

TOM怎么也想不到仅仅是这通电话的三个月之后,释博士就来了电话并且下了挑战书,但他像往常一样,自信地接受了挑战。

在这样的一个时代里,人类的生活富足而安逸,基因技术充满了大街小巷。如果您觉得不够漂亮,可以到美容所去修改基因;如果您不幸患上重症,可以到医疗院去更换基因;如果您觉得饭菜不香,可以到农科院去挑选专门配制的转基因大米或者转基因蔬菜,如果您觉得家里的金鱼太难看,可以带它们到宠物医院去调整一下基因配置……基因科技甚至颠覆了宇宙的意义,当人类开始可以自如地控制基因的时候,他们开始变得像神一样伟大,人类进入科学时代以来维持了千百年的无神论第一次遭受了质疑。

奥运会据说是古时候人类开展的一个运动盛会,但现如今早已毫无意义,随便修改一下基因都可以令人的速度变得风驰电掣,力量变得排山倒海,而人类对自身极限的挑战已经沦为了一种娱乐项目。人们开始和所有的生物进行比较,有人对动物的基因进行修改,让它们变得更加强大,更多的人则研究人类基因的修改,让人类获得超越所有动物的能力。就像TOM先生,他身上的基因已经多次修改,甚至连肺里都加入了鳃的成分,因而他可以在水中自由地呼吸。但也因此,它的声音变得不再像常人,而掺杂了鱼声般的怪腔异调。

但是在这样一个基因理论横行于世的社会里,总还有那么一小撮人,他们持有着保守的论调,大力批判为所欲为的基因技术,认为大自然进化的杰作才是最完美的。释博士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崇尚老庄的“无为”文化,坚持孟德尔和摩尔根的遗传理论和达尔文的进化学说,他宣称自己的研究绝不掺杂任何的转基因元素,以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永远不会。

比赛在首都游泳馆里进行。TOM终于看到了释博士带来的生物。那是一条鱼。白色的头上,有红色的唇尖锐地突起,像箭一般刺向前方,而身子的形状像未被基因修改的鲤鱼,可是身上有着带状的绿色条纹,没有鱼鳞,身长一米左右,有看上去十分强壮的鳍。

TOM轻笑一声,问道:“释博士,这可不像您的风格,这鱼我可不认识,怕是转了基因了吧?”

释博士却一反常态,毫不介意TOM的嘲讽。但他依然不会放过任何宣传原生态的机会,他转向围观的记者们,大声地说道:“我们捕获了一条上古的文鳐,将它与游得最快的箭鱼进行杂交,终于得到了这样一条鱼。它可是大自然的杰作,每一条基因里都没有染上人工的恶俗色彩。我们把食物放在遥远的地方,这条鱼每次都能最早地抢到食物,它是物竟天择的产物,集完美于一身,比某些七拼八凑的零件盒子可要强得多了!”说这句话的时候,释博士得意地将眼光瞥向TOM,幸运地发现了他恼火的神态,于是心中暗笑了一把。

但TOM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他分开众人,冷冷地对释博士说:“废话少说,我们用实力说话,开始比赛吧!” 在游泳上,TOM可有着绝对的自信,他在目前保持着一百七十八场的不败纪录,所有的生物在水中都不是他的对手。

于是比赛开始了,但也很快地结束了。

TOM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几乎只刚刚蹬了两脚,那鱼便如离弦之箭般,冲到了对岸。TOM觉得天地旋转着倒了下去,连同他的一百七十八场胜利。

这一天,释博士反基因修改的论调充斥了地球上所有的电视机。但有一幕是TOM和电视机前的人们永远所看不到的。

三个月前,释博士一头冲进了自己的实验室。他的助手向他走来:“博士,咱们的研究经费已经所剩无几了,如果不想办法挣一点钱的话,咱们的事业可就就此终结了。
释博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良久,缓缓地对助手说:“那条文鳐,你用电镜,扫一扫它的基因吧!”



小星是一个狂热的鱼肉爱好者,在这一点上,他颇得爷爷的真传。要知道,在猪肉时代里,喜欢单调乏味的鱼肉是多么不易的一件事。精妙的机器们总能把猪肉做成各种各样的色彩,每种色彩代表着不同的味道。像红色的猪肉是草莓味的,而黄色的则是凤梨味的。还在猪肉时代的早期,设计师们也想着让机器把加工出来的鱼肉附加上色彩和味道,可是鱼肉实在是太过于柔软了,无论色彩还是味道都经不起考验,一碰就散。于是设计师们尝试着增加了鱼肉的硬度,可是那肉竟变得与猪肉相差无几了。到了最后,猪肉市场大为繁荣起来,游刃有余地应付了千奇百怪的各种需求,鱼肉就几乎无人问津了,只剩下一些爱好者们苦苦支撑着鱼肉厂的惨淡经营。

小星曾经问过爷爷鱼究竟是怎样的一种东西。爷爷说它们的外形长得就跟鱼缸里的机器鱼一模一样,但它们不是机器,而是和人一样的活生生的生物。小星又问那鱼肉呢。爷爷说鱼肉其实就是鱼身上的肉,跟现在在工厂里加工出来的可不一样。工厂里的鱼肉是用各种蛋白质配方制成的,而鱼身上的肉是鱼喝水吃草长出来的,是自然的,不是机器加工的。

爷爷还跟小星说过许许多多关于鱼的故事,其中有一个故事是小星最喜欢的。

在远古的时候,地球还只是一个水球,除了水,什么也没有。有一天,从外星球来了一只鱼,它的名字叫做鲲,身子如果平展开来可以有亿万平方公里。鲲来到地球上,住在了海水里,它背上的一些地方露出在水面上,鱼鳞就像岩石一样坚硬。因为地球上的温度和阳光都很舒适,鲲渐渐地就睡着了。而躲在鲲身上的小鱼们纷纷跳进了水里,它们自由而快乐地生长着,其中有一支,竟然进化成了陆地生物,而个中的佼佼者,最终进化成了人类。

像这样的创世神话在蒙昧时代里有许多许多,可是在猪肉时代,不仅大人们对其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就连小孩子们也常常摇首轻笑着走开,他们所接受的教育,理科的是宇宙第八、第九定律,文科的则是机器人运行守则、宇宙旅游文明规范一类,没有人会对一个人类婴儿时期的幼稚传说感兴趣。

可是小星不一样,他喜欢这样的神话。他甚至爱屋及乌,因为对鱼肉的喜好而对鱼也产生了浓烈的兴趣。他把自己想到地球上去寻找鱼的愿望表达给了父母,可是像所有猪肉时代里富有理性的人一样,父母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这样一个疯狂的想法。父亲严肃地对小星说:“收起你那不切实际的梦想吧,所有的鱼,甚至是所有的除人类之外的生物,早在人类星际大开发的早期都已经灭绝了。而现在,机器足以维妙维肖地模拟出所有的古生动物,你实在想看鱼类的话,星期天我带你到鱼类博物馆去看个够。那里的机器鱼的种类,可要比玩具市场多得多。”

小星对这样一个忠厚的建议可算是毫无兴趣。他像所有离家出走的孩子一样,在一个地球光幽蓝绽放着的夜里,悄悄地登上了自己的脚踏飞船。他带着自己的书包,里面装有压缩面条和水饺丸子,月生牌自来矿泉水,以及几本关于古生鱼类的立体书籍。就这样,小星离开了月球,飞往人类的发源地,同时也是鱼的故乡的地球。

飞船显示屏上的地球越来越近,云朵像白色的小花儿一样在风中轻轻摇曳。小星压抑住自己内心的兴奋,向地球发出了请示登陆的信号。可是地面中心竟然迅速回绝了他的请求。

小星的心中开始忐忑不安起来:以前小星和同学们在踏青的时候一起来过地球,上面有广阔的陆地,按道理基本上不可能拒绝身型娇小的家用脚踏式飞船登陆,因为随便找个地方,几乎都可以成为良好的降落点。难道是父母亲已经向青少年走失中心举报了自己的出走行为?这也不可能!家里的助眠装置在很好地工作啊,父母在上午七点钟以前不可能会醒过来。再说走失中心那向来繁琐而愚蠢的官僚手续形式和绝对低级的办事效率不可能会在第一时间定位到自己的位置。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小星疑惑着,再一次按下了请求登陆键。可结果却完全一样,地面中心马上再一次进行了回绝。小星无可奈何地叹口气,让飞船暂时漂浮在地球的上空,然后他打开宇宙长波收音机,想听一首歌来解闷,并且打发一下时间。

“最新消息:地球上正在地震。地震从半个小时前开始,初震感十分轻微,后来越演越烈,强度呈指数型增长趋势,地震范围是全球。地球当局已经做出疏散决定,提请各人类分居星球作好救援收容准备。据称,这是地球地震预报局三百多年来首次发生预测失误,有关人员称:此次地震颇为怪异,事前没有任何征兆,连预报局里最精密的机器仪表都不能测到分毫动静。最新消息:地球上正在地震……”

小星更换了所有的频道,每个频道竟然都在滚动循环播出这一条紧急的即时消息。于是,小星压低了飞行的轨道,穿过了地球的云层,看见了大地上的山脉。果然,地球上正骚动异常。

大地在剧烈的抖动,山峰在一点点崩塌,树木倒下去了,土块裂开了,露出黑色的岩石,所有的火山都喷射出灼热的火焰,像烟火般绽放,然后散落在地,把泥土和花草都融化。而城市中的人群在发出尖叫,他们的机器人接受了主人的命令,顽强地抵撑在溃坏的墙体之间,它们体内的零件散落一地。机油浇在火焰上,冒出浓浓的黑烟。天空中悬停着无数的飞船,人们目光呆滞地飘浮在半空,他们隔着玻璃舷窗望向自己曾经的家园,内心中潜藏着依依不舍的眷恋。

突然,黑色的大地剧烈地抖动了一下,几乎要掀翻天上的飞船。小星的飞船也晃了几晃,他赶紧把住方向盘,迅速向上升空。而周围所有的飞船也不约而同地执行了这一道命令,它们像节日里放飞的气球,越升越高,将大地远远地抛在脚下。

小星忽然看到了他一生都为之难忘的景象。那黑色的大地浑然变成了一条活物,它伸长开来,像是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它又蜷缩起来,像是在享受极大的满足。然后它重重翻腾了几下,像是要把身上所有的杂草和土灰一起甩掉。接着它仰起头,渐渐地升向了天空。

是的,小星,以及所有躲在高空飞船里的人们,都看到了它的头,上面有两只小小的、却闪闪发亮的眼睛。那活物升起在空中,身子平展开来,像一张巨大的毯子,把整个地球都遮没。它身上还依稀挂着人类的城市建筑,但是它耸一耸身子,黑色的波动卷过毯面,所有的东西就都在一瞬间灰飞烟灭,飘散于风中了。阳光下,人们看到毯面上层层耸立着高大的黑色鱼鳞,质地像岩石一般坚硬,闪烁着粼粼的辉光。

人们惊诧地驾起飞船升向更高的太空,但那活物并未追来,它轻轻地展一展柔软的身躯,从侧翼滑向深邃的太空,终于消失不见。

人群赞叹着向下望去,只见太空中闪耀着一个蓝色的星球,上面的大陆早已消失不见,只剩下茫茫的一片水原,深渺辽远,杳不知其所终。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那么倒霉,就连过生日也要撞上世界病毒爆发日。

每年的生日那天,我不得不忍痛关上电脑。要知道在这个时代那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关掉电脑意味着失去一整天的生活。

今年的生日,我决定不能再像往年一样蒙头睡大觉了。我听说小夕家买了新电脑,装有最新的防毒抗木马软件,便打了电话说要到她家去上网。

她连忙拒绝,说家里的电脑已经中了毒,不能再上网。

我才不会相信她的话,我在电话里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在家里绣绣花织织毛衣就可以打发时间了,别跟我抢电脑用。”

她见我生了气,只能很无奈地说:“好吧,你想来就来吧,随你便了。”

于是我穿过三条街道,避开十八辆飞行车,然后扣响了她家的门。

竟然没有人应门。

我从敲到拍,从拍到砸,折腾了足有半分多钟,终于累得掏出钥匙,自己开门进去。早知道就直接用钥匙开门了,比按铃还省力气得多,我恼火地想。

进了门,我扫视一周,果然没有人在。死小夕,明明知道我要来,还竟然跑得不知道哪里去了。我拿起电话就质问她,她吱吱唔唔地说在外面有点事,过一会儿回来。

于是我也不管她了,直奔电脑室而去。

电脑室的门虚掩着,窗帘被拉上了,室内的光线有点儿昏暗。

我俨然看到电脑的屏幕鼓起一大块,上面有个红色的物体游动着。

我心里一惊,难道真的像小夕说的一样,中毒了。

危险!我连忙闪身跳出屋子,将门掩上。

我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大明的电脑中毒时的情形,那个时候我们在他家里兴高采烈地玩着扑克牌。突然,外星小绿人病毒爆发了,绿色的小外星人从电脑屏幕里一只又一只地爬出来,每一只小绿人身上都粘满了浅绿色的黏液,他们源源不绝地从电脑里出来,堆满了整整一个屋子,我们都被挤在最深的角落里,差一点儿就窒息而亡,要不是电子警察来得快,我们就都殉难在那一次病毒爆发之中了。想起来真是后怕。

还有那次白古家的电脑也中毒了。电脑先是长满了棕色的柔软的触角,然后那瘟疫蔓延开来,导致整个房子都长满了触角,触角带着房子跑到了市中心,触角就从市中心开始蔓延,警察直用了三个月才把那满大街的触角清理干净。

真是人心不古啊,我怀想起书中所记载的那遥远的年代,电脑病毒们都安安静静的,它们只对电脑产生作用,对人可是一点儿害处没有。所有的病毒罪犯们也都只想着操纵技术,从来不打恐怖袭击的主意。

不知道这一次,小夕家中的是什么样的病毒,希望是良性的。

我从书房里找出单筒望远镜,将电脑室的门打开一点,留出一条细细的缝,又把望远镜的物镜端伸进去……天哪,我从目镜端里看到的究竟是什么?

那东西浑身上下都是热烈的红颜色,像一块蜷成一团的布,不安分地舞动着,电脑屏幕高高地鼓了出来,纯平25寸几乎变成了一个圆球。

这时候,那东西似乎发现了我,它转过身来,两个像灯泡一样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朝我游动过来,天哪,它要从玻璃里出来了,我吓得一把扔下望远镜,把电脑室的门紧紧地关上,再搬过来一把椅子死死抵住。

我重重地喘着粗气,心跳竟是如此剧烈,呯,呯,呯呯!

许久,我的气息才终于喘匀了,可是心跳声为何还如此清晰?呯,呯,呯呯!

我这才知道原来是有人在敲门,我打开门。小夕冲我直嚷嚷:“你这只死猪,这么久才来开门!”

我顾不上应她的话,直接问:“你们家的电脑,究竟中了什么病毒了?”

她眯着眼睛,嘿嘿一笑,举起手里的盒子说:“看我给你买什么了,是生日蛋糕,哈哈!”

我一下子愣了神,这突如其来的话一下子打乱了我的话题,竟把我搞得不知所措,顿时神情凝滞,呆若木鸡。

小夕一把推开我的脑袋:“笨蛋,看见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了没?”

我木讷地应道:“是、是什么呀?”

小夕惊讶地说:“就是放在电脑前面的那缸金鱼啊!祝你生日快乐!怎么、你没进电脑室去上网?”
浅草 | 阅读(3317)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游客请填邮箱 [注册]
               

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