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船借

| |
[不指定 2006-1-4 20:40 | by tomato ]
(本文移自http://blog.sina.com.cn/u/47837f58010001fu)

哀莫大于心死。谨以此文祭奠我距离考研还有10天时候的心情。

——题记

草船借……

夕阳安祥地洒在宽阔的江面上,江风掠起金色的波浪,静穆的天空中有水鸟悠然自得地飞翔,鲤鱼在水底缓缓地呼出三个气泡。那气泡悠悠然升向水面,依次轻轻地破灭了。

水寨前的军旗在江风中猎猎作响。夕虹释悠闲地坐在船头,映着一江暮色,手抚古琴。一曲宛转悠扬的旋律便从指端流泻而出,倾倒在这满江美景之上。忽然,一个传令官小跑来报:“周大都督有请夕虹先生。”

夕虹释随着传令官来到主船,还没有进议事厅,只见周瑜抚掌迎前而来:“好呀,好呀,夕虹先生终于来了。还请往里边儿坐,往里边儿坐。”

周瑜将夕虹释延至议事厅内,面南而坐。夕虹释客座向西。刚一坐下,已经有小侍童捧着一盏香茗上前,夕虹释伸手轻轻接过。还没来得及入口,那茶香早已经沁透到五脏六腑,令人精神倍爽。夕虹释轻轻地呷下一小口,不觉称赞了一声:“好茶!”

周瑜只是微微侧身,含笑不语。

夕虹释将茶盏轻轻地推在桌几之上,转向周瑜,微微笑着说:“不知道今天大都督突然请我,是为了什么事情?”

周瑜倏然收起脸上的笑容,露出忧思的神色:“实在不敢瞒着您哪。现在孙刘两家联合起来对抗曹操老贼。那老贼却在江北摆下了个百万大军的乌龙阵,我们老孙家虽然人力不济,却也要全力保住江东,不能让老贼抢了我们的地盘儿哪。”

“嗯。”夕虹释只是安静地听着。

周瑜稍作停顿,捋了一捋修长的胡子,继续说:“只是啊,唉,现在这军队里边儿物资实在是匮乏,假若两军对战,我恐怕……”

“哦?呵呵呵……”没有等周瑜把话说完,夕虹释已经笑出了声。

周瑜一时间迷惑不解:“夕虹先生,您这是为什么呀?”

夕虹释没有立即回答,却从座上站起身来,缓步向船首走去。周瑜跟随其后,也来到船舷边上。夕虹释望了望辽阔的江面,将手中的一柄羽扇向北遥遥指定,朗声说道:“大都督的意思,恐怕是:一旦两军隔水对战的话,我方缺少——应敌的器物?”

周瑜大吃了一惊:“都说夕虹先生神算,今儿个一见,果真是神奇呀。那么,先生您可有什么良策?”

夕虹释笑着说:“不过是小事一桩,有何难哉?”

“哦——”周瑜高兴起来,“这样的话,这件事儿就交给先生您啦,这可是重要的公事儿,请您千万别推脱。”

夕虹释大笑,说:“好好好!交给我,没问题!”

周瑜也笑了起来:“这件事儿呢,也比较着急儿。这两军交战哪,还不是说打就打的事儿。先生您看,我们一共需要十万,您……十天能完成得了任务吗?”

夕虹释一边笑一边拍着胸脯说:“时间非常充裕。好!十天,就十天!不过……”

“不过什么?您尽管吩咐,只要能把问题儿都给解决了,价钱上的事儿咱好商量。来,这是军令状,您给签一签。这可是公家的事,咱正式一点儿好说话。”周瑜说着话,回身给卫兵打了个手势。

一个卫兵呈上来了一份军令状。

夕虹释笑盈盈地签了上自己的名字,看上去十分地胸有成竹。

“大都督,这十万支箭您尽管放心,我免费给您奉上。只不过您需要给我提供二十只草船……山人自有妙计。”

“什么?十万只箭?”周瑜突然高声叫嚷起来,“哟,夕虹释先生,您可别跟我开玩笑哪,您这都说的是哪儿跟哪儿呀?都这年头儿了,谁还会用箭那种老古董玩意儿呀?火炮儿!欸!火炮儿!我们需要的是炮弹。十万个货真价实的炮弹!看看,我还给您送来了个样本儿作参照呢。”

另一个卫兵将炮弹样本送了过来,放到夕虹释的面前。周瑜用手一指:“诺,就这玩意儿,十天的时间。您这可都签了军令状了啊,白纸黑字儿的,没跑儿!您赶紧着吧!”

周瑜说罢拂袖领兵而去,空空荡荡的船头只剩下了夕虹释一个人。

夕虹释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圆圆的黑色大铁球,笑容顿时僵死在脸上,口呆目瞪,不能动弹,良久……

夕阳从江后斜斜地投射来金色的光辉。夕虹释枯瘦的身影被镶上了一层古铜的色彩,宛如萧瑟江风中一尊孤独寂寞的铜塑。
浅草 | 阅读(3025)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游客请填邮箱 [注册]
               

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