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春天的早晨

| |
[不指定 2007-3-5 12:02 | by tomato ]
  故事……应该从何说起呢?嗯,得让我想一想。对了,那一天,是公元纪年2007年的3月4日,中国的农历恰好是丁亥年正月十五。清晨的时候,有一场倍受瞩目的月全食。而老朽,在那个时候还很年轻,刚刚二十出头,虽然近视,然而还是对天文保持着浓厚的兴趣,喜欢深邃的夜空,喜欢闪耀的星辰,对天宇之中奇异的、瑰丽的一切现象,总还表现出不够矜持的好奇与激动。哦!那真是一个令人虽屡屡回想,却还依旧难以忘怀的年代啊!在那样一个美好的年代里,我知道,唯有那一天的清晨,对于我的一生来说,才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剧烈的转折。纵然是青春早已不再,而那一天清晨的时光,在多年以后,还依然被我清晰地记起。脑海中所翻腾起的那印象,强烈而新鲜。一切都逼真得宛如昨日。

  清晨五点,闹钟精准地响起。我从温暖的被窝里一跃而起,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抓起一把衣服,三下五除二地穿戴整齐。
  我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梦游到南面的大阳台。老天爷呀,情况看上去相当不好!云很多,都市的灯光被厚厚的云层反射回来,我的眼睛里弥漫起一片令人生厌的暗红色。
  我对自己说:“不可能,昨晚睡觉之前,月亮是那样地圆,天空是那般地晴朗,怎么可能现在忽然就起了那么多的云?我一定是在做梦!我一定是在做梦!我一定是在做梦!……”
  恍惚中,我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准确地放在了自己的右腿上,我狠狠地闭上眼睛,竟然一把掐了下去……
  深呼吸……
  深深呼吸……
  深深深呼吸……
  时光悄悄流转……
  精神与物质的交流……
  天哪!我惊异地发现,竟然一点儿也不疼!
  于是我终于知道,原来我的意识很清醒,没有逻辑混乱到白痴自残的地步,而眼前所见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场景,绝非虚无缥缈的梦境!那些天空中层层笼罩下来的云,是一些真实而残酷的存在。
  心都碎了!
  抱着一种正常的侥幸心理,我接着又到了北面的小阳台上,左看右看,东张西望,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天空情况,极其地,不乐观!或者干脆一点说,天空根本没有空的天区,每个方向都是云,云啊云……
  又怀惴着一种投机取巧以及买彩票中大奖的高级侥幸心理,我利令智昏地冲到了楼下的空地上,寄希望于在阳台上所望不见的天区里,能够找到晴空的所在。
  可是,可是,可是——事实是那么地令人沮丧!一个令人绝望的观测结果清晰地摆在眼前:本次观测,天空云量,100%!!!
  100%可以意味着很多东西,并且常常是好东西,比如村上的小说,又比如老狼的歌,还比如冬天里暖和的纯羊毛。
  但是云量100%意味着,一个资深的初级天文爱好者,他很多年都没有再次见到的月食,再一次地泡了汤,苦瓜汤!

  我只好在小区里像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一样,无所事事地东游西荡。我等待老天爷可以大发慈悲,直接来一招拔云见月的绝技,以慰藉一颗受伤的心。
  但是古语说得好: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长圆月无恨。在这样的月食时刻,老天爷注定是配了套要无情,不能听取人民群众的意见。我在小区里傻晃了三五圈,丝毫不见天空有任何好转的征兆与迹象。
  倒是小区里的保安人员、清洁人员以及派送报纸的人员们对我很是关照,每每我经过的时候,他们都安静地投以异样的眼神,长久地注视,仿佛我是打入人民内部的奸细特务分子。
  在他们看清楚我的真实面目以前,我却看清了事实的真相:天气不可能好转!月食观测可能度:0%!
  于是推理可得:我的被窝尚有余温,它在亲切地召唤着,我的归来。
  我高兴地往家的方向走,有一个送报员积极地抢在我的身前,把报纸送了进去,我在心里默默赞叹着他的辛劳。
  然而我的赞叹还没有结束,送报员就已经从楼栋里出来了,并且看似随手地,有礼貌地,负责任地,带着一丁点儿警惕地,把防盗门给关上了。
  当是时,我的赞叹戛然而止,轻轻地停滞在这春日清晨微凉的空气中,一种冰凉的感觉从我的心头升起,就像这早春黎明前的露水,清冷然而幽雅,宛转而不失个性。
  我的脑海里最终定格出三个字:门卡没带出来!!!
  虽然有门铃,但是爹和娘都还在睡梦之中,而这样的小事情根本不值得扰人清梦。
  我放弃了回家的念头,继续在小区里游荡。这一次,我真的成为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就连邻家的小狗见我路过,都要热情地以吠声相迎,仿佛是我抢了他的骨头,或者是我即将入室行窃。。。
  我的心里又惊又喜。惊的是担心它冲上来咬我,喜的是如果它来咬我,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跟它打一架,以泄我心头之愤懑。
  但那狗似乎对我的怒目相向还是心存畏惧,只是保持距离地持续用狗语骂我,并不打算蹿上前来使用武装暴力。于是我也丧失了对狗动手的绝好借口。我在心里安慰自己:算了算了,一只狗而矣,好人不与狗斗……你就骂吧叫吧,反正俺也听不明白,权当你是唱歌给我听。

  我晃呀晃,荡呀荡,直到天边露出一丝微亮。小区田径场的开放时间到了,我才终于有了归宿。
  比我早到的只有一位五六十岁的老太太,她在草地里专心致志地打着她的太极拳法。
  我开始奔跑,逆时针在塑胶跑道上一圈一圈地奔跑。生命就在这一个个脚印之中变得踏实起来。我喜欢这样无穷无尽的圈,每一个终点都又是全新的起点,像是时光的流逝,看不到结局,也望不见起始,只有过程的流动,才产生伸手可以触摸到的真实感。
  我跑了三五圈以后,老太太完成了自己的太极表演,开始了她的晨跑,有一个不知何时何地冒出来的光头陪着她一起,那应该是她的丈夫。
  事态开始变得微妙起来。老太太伙同其光头老公与我的距离大约是1/2个圆圈。我开始微量加速,试图追赶他们,并打算轻松完成超越。
  然而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我的加速成果微乎其微,又一个三五圈过去以后,我和老太太及其光头老公的距离是2/5个圆圈。
  然后我开始奋力加速,是的,奋力,效果很明显,在两三圈以后,我和老太太及其光头老公的距离缩小到了1/4个圆圈。他们一边跑一边交谈的声音,都隐约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我对自己说:“胜利就在前方,瞩光就在前方,年轻的生命啊,朝着青春的朝阳,奋勇地前进吧!”于是我从心理到身理,由内而外地迸发出一种前进的激情。
  但是,在同一时刻,另一种力量在左右着我的奔跑速度。是的,那是一种由外而内的疲惫感。它一开始很渺小,但是后来急剧膨胀,最后竟然轻而易举地战胜了那种由内而外的力量,就像是唯物主义战胜了唯心主义。物质决定了意识,意识的决定作用降格成了能动作用。我的心底防线在一点一点崩塌,脚步的速度,在一点一点地放慢。
  接着老太太及其光头老公再一次远去了,又一个三五圈过去,我们之间的距离退回到了1/2圈。
  我咬着牙坚持,心里想:“豁出去拼了,速度追不上,俺就保持匀速前进,俺跟你们拼耐力,哼哼!”
  可是,然而,但,事实再一次出乎意料。老太太及其光头老公和我的距离,在反方向靠近。再一个三五圈过去,他们竟然到了我身后1/5处。
  正在这危急关头,我一眼瞥见田径场的门,它恰巧在我前方10米处。于是我再一次奋力飞奔,用尽全身力气冲到了门口,潇洒地停下来,优雅地跨出门,敏捷地转过身,从容地隔着栏杆,安详地看着老太太和她的光头老公从不慌不忙地从我眼前跑过。
  我镇定地对自己说:嗯,对,我并没有失败!只要我没有被你们超过,我们就暂且还算是打个平手。只是因为,只是因为,呼呼……老朽年事已高,从事不了剧烈运动,呼呼……更何况,老朽现已是饥肠辘辘,就暂且放你们一马,呼呼……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后会无期,呼呼……哼哼!
  哼哼!哼哼!哼哼……
浮光 | 阅读(6336)
QINGCI
2007-3-6 19:02
有一个人的心,和有一群人的心。太阳起来了,阿Q的形象渐渐丰满....我曾经在路上,发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舍不得的瞥我一眼,笑嘻嘻的跟狗对吠......
汪..
汪汪..
往往汪汪汪汪...
汪汪汪...
绝对的悠然自得...
tomato 回复于 2007-3-7 13:44
今年过年不收礼,收礼只收wang wang wang...

qingci
2007-3-13 21:08
不想作蚊子血,所以,FRIEDND(个人倾向DEAR OR ONEESAN)BYE FOR XXXX
tomato 回复于 2007-3-13 22:32
不要在一句话里掺杂各种语言。。。看晕了sleepy

一阵风
2007-3-19 04:34
追着夕阳来到此地,呵呵,真是太有意思了~`无疑被乐了一把~``!且不说这里是多么的丰富,呵呵 只是豁然有个疑问由此产生:我说老大,你到底还回不回番茄那老窝啊~ ! stupid
tomato 回复于 2007-3-19 19:36
是指新浪的博客么?不回了呵。准备长期驻守这里,不再朝秦暮楚朝三暮四了:)

dsd Email Homepage
2008-1-31 21:28
badkilllove886
tomato 回复于 2008-2-15 19:27
新年好!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游客请填邮箱 [注册]
               

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