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时代

| |
[不指定 2007-2-15 16:25 | by tomato ]
  大连某高校的一个教授马和平与他的儿子马雪峰共同研究一个课题,并且出了一本书,名字叫做《挑战哈勃定律》,其副标题是“宇宙大爆炸——20世纪的最大神话”。

  我很有幸在书店邂逅了这本印数仅有5000册的书,很薄,不足百页,表达很浅显,一个有基础天文理论知识的人可以很容易地弄明白书的内容主旨。

  这是一篇驳论,有破有立。作者批判的矛头指向哈勃定律,以及基于哈勃定律所建立起的宇宙大爆炸学说,爱因斯坦、霍金等人的宇宙观体系,等等。而作者创建起一个哈勃定律的替代品——马式定律,并且提出一个永恒的宇宙论。

  作者在封面以及书的最后一页都郑重提到,如读者能拿出实据证明其立论有原则性错误,愿个人出资一万元人民币以示感谢。我愿意相信这是一个孤独寂寞的学者在自己的学说无人问津的时候,希望听见回音,哪怕是攻击性回应的内心表达,而与哗众取宠的噱头无关。然而我不得不说,正是因为这句看似很狂妄的话话,最终促使我买下了它,而以前我所见过的同样一些反驳主流学说的著作,没有让我最后掏出银子。

  说实话,在阅读全书的过程中,我采取的是快速浏览的阅读方式、甚至有时还选择了跳读。所以,以下的话算不得是对于此书的评价,仅仅是读后的个人感受,如此而已。

  开门见山的感觉是,这更像是一本科普著作而不是一篇科学驳论。从背景知识的介绍一直到创立自己的理论,都浅显到近乎粗糙。当然,粗糙未必等同于错误。但,粗糙是否可以为错误埋下伏笔?又当然,这种浅显或许可以有另外的解释。比如,这本书的出版是为了“抛砖引玉”,引出那些共鸣者,或者那些辩论者,以此激发一场讨论,真理在讨论中愈辩愈明,这应该是作者出书的一个目的。又比如,真理原本就是一句粗糙的大白话。就像,“人是动物”。就像,托勒密建立起极其精细复杂的地心说体系后,哥白尼只总结了一句“地球绕着太阳转”就将一切复杂到极致的经典计算与权威理论颠覆推翻,变成了一纸厚重的空文。

  在浅显的背后,我从言论的字里行间读到作者心中的一股悲愤之气。或许“悲愤”一词有些过激。那么至少,在文字间隐藏着由作者因自己的理论长期被忽略、无视、甚至是嘲讽而引发的一种心情。这种心情大致体现在一种急迫上,急迫地类比历史,想要证明现行主流学说与自己理论之间是谬误与真理的关系,急迫地建立自己的宇宙观,似乎是没有经过太多严密的论证,直接地得出了永恒宇宙的结论。这些急迫可能与上面谈及的浅显与粗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有可能是由一个执著的学者渴望真理得以推广、希望世人早日看清真相的行业操守所引发。但是,这种情绪是我个人不希望在一本科学著作中可以读到的。我所希望看到的是更宽广的学术讨论范围,更宽容的学术研究气氛。学说间的相互竞争,不应该是一种相互打压的关系,而更应该像是一场赛跑,有的人跑得快一些,有的人跑得远一些,而不存在击打与厮杀。

  我非常欣赏作者的创新精神,因为世界的惯性定律使然,破旧立新的难度远远要比从没有路的地方走出一条新路要更加地难,更何况,所破的“旧”,是经典,是丰碑。这需要多么巨大的勇气、自信、以及执著。自古以来,天文学上几乎每一次的破除经典,都是一次人类自我认识的升级:大地从方形变成球状,地球从宇宙的中心沦为太阳的行星,接着太阳又从宇宙的中心到移位到银河系的边缘,以及冥王星的降级……所有这些,都是人类认识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与提升。

  我不是一个物理学基础坚深的人,对于宇宙大爆炸学说或者永恒宇宙论,我完全没有能力作出理论上的支持或者反驳。我只算得上是一个天真的读者,我固执地喜欢庄子的“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人类的历史是何其短暂,相对于浩瀚的宇宙而言,人类无异于春天出生夏天死亡的小虫豸,认识不到秋的落叶与冬的飘雪。然而,我还没有滑落入不可知论的深渊之中,我愿意相信经过一代代人的不懈努力,宇宙之谜将一点一点,被智慧的人类所揭开。但这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我总不甚乐观地以为从古至今乃至很远以后的将来,在极其漫长的历史时期里,人类对宇宙的认识,不应该存在一种崇高到无尚的真理性结论。乐趣,总是处于不断的思考与探索的过程之中。

  在《挑战哈勃定律》中,有一点说得很对,现行的主流宇宙模型,几乎是建立在计算的基础之上的,而未必得到真正的充分的实在的精确的实践检验。而在当代天文学的宇宙尺度上,20%的允许误差范围也是人类认识范围还极其有限的一个明证。在很久很久以前,古希腊的阿利斯塔克天才地提出了太阳中心说,可是它没有被重视,人们记住的是哥白尼,然而它也同样没有被忘却。我常想,哥白尼在提出太阳中心说的时候,是否也直接或者间接地闻说与参考了一些阿利斯塔克的理论呢?这一点不得而知。而我依然喜欢古希腊时代与中国百家争鸣的时代,只有那样思辩的时代,才孕育出璀璨不朽的智慧繁荣。有一段时间我很排斥儒家,因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扼杀了许多本应该出现的智者,连同他们本应该辉煌的智慧。后来我意识到儒家也有许多可取之处,“罢黜”或者“独尊”,与“儒”并无多大关联,百家争鸣、百花齐放,难道其中不应该包含“儒”么?

  所以,无论哈勃定律对错与否,我想,在恢宏的时空面前,这些理论都不过是人类的神话。亿万年之后,也许会有某个老者,倚着太空基地的舷窗,看着半个马座α星的光芒渐渐隐没,呷一口无土栽培的绿茶,对它的小孙子说:“来来来,爷爷给你讲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我们人类并不住在太空中,我们的祖先们住在一个名叫地球的地方,那时候流传着一个神话,说宇宙是从一次大爆炸诞生而来的,还有一个神话,说我们的宇宙是永恒不寂的……”
浅草 | 阅读(5913)
qingci
2007-2-15 19:05
物理中有一种方法就是,提出假说。就比如,爱因斯坦的光子说...
有时一些事,用计算是不能达到的,它要一种大胆的,跳跃的,或者是患缪的神话...
于是,我想到了,一些科学家还在探求诺亚方舟的停泊位置,一些科学家还在研究耶稣的预言...还有《山海经》一书在学术界的不同评价...(迷信和科学,矛盾对立,有是可以互相转化)
世界是物质的,而这个物质,指的不是物理中的物质,他还包括了你微笑的原因,一条公式抽象感念,不管你看得到看不到...由此,想到了苏轼的 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人类的认识,大概就是这样吧...数的概念的扩大,空气的发现,场的概念的建立...
我们其实需要的幻想神话的人,需要的史学术上的宽容。
我很庆幸,我们物理教科书《二期课改》上,不把学说说的绝对,常常有相悖现象,或者公式的的比较...
中国人在学术界屹立的时期就要来了吧...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游客请填邮箱 [注册]
               

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