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别走

| |
[不指定 2007-7-13 01:05 | by tomato ]
  手臂上还留有你划过的痕迹,耳朵里还鸣响你啾啾的叫声。下午,你还停落在我的肩头,轻啄我耳根;你在脸盆里扑愣着翅膀洗澡,溅得我一身水珠;你憨头憨脑,小心翼翼地伸过喙来啄走我手里的食物。
  还记得,你一个月前刚到我家,小脑袋上还没有长出半点冠羽,你只是啾啾地叫着,把小嘴张得老大。我把流食轻轻填送到你的嘴里,你迅速地一口吞下。然后继续啾啾地叫,再度把小嘴张得老大。于是我给你起了名字,小八啾啾。
  你的聪明令我欣喜。我每天早上让你收听“你好”的录音。你勤奋地学习,快乐地自言自语。如今人语在你的声音里已初具规模。
  你的胆小让我快乐。你害怕周遭的新鲜事物,然而又好奇。你悄悄地啄一下叶子,又赶紧从花盆处飞到我身边。仿佛害怕花儿会报复你。
  有时候你淘气。我唤你半天你却低头啄报。直等到我拿出你心爱的食物,你才乖乖地听从口令飞回我手。
  有时候你乖巧。我才刚刚打开笼门,你就会自觉地跳回鸟笼。你觉得它是你安全的家园。
  我后悔傍晚放你在阳台上玩耍。你和小八嘎嘎一起,对鱼池好奇。但你不慎跌落池中。池水沾湿你的羽毛。也许有鱼拂过。于是你吓了一跳,准备起飞,然而左面是墙壁,右面是假山,后面亦是墙壁,前面还有一根鱼池水泵的电源线,它们阻挡住了你。你的翅膀一次次击中了这些障碍。你终于惊慌失措。你于是更加用力地扑扇翅膀。翅膀带着你,飞到了阳台之外。但外面的世界你并不熟悉。你看到底下空空如也,就一头飞向楼宇之间。你很快转过了那面墙。我于是看不见你。你也看不见我。你就这样,迷失了回家的路。
  我在阳台上呼唤你,你听不见。我到楼底下寻找你,我找不见。我们终于失散在茫茫的暮色里。
  今夜,小八嘎嘎只能独眠了。小八啾啾,你在哪里?明天早上,你能找到回家的路吗?若你被人捉去,我希望,他能好好地照顾你。若你流浪街头,我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伙伴。但我最最希望的,是你回来。
  小八啾啾,如果可以选择,你还愿意来我家吗?
浮光 | 阅读(6966)
青蔷天
2007-7-13 06:49
看来是跑了。。。残念。。
tomato 回复于 2007-7-13 12:58
不是跑了,是飞了。。。遗憾。。一手喂大的鸟。。。

艾徽
2007-7-13 15:03
番茄呵~表难过了~爱它就给它自由吧
tomato 回复于 2007-7-14 00:02
养宠物的时候,我想,没有人会说:爱它,就给它自由。
也许宠物已经成为一种文化。
如果是半路救起一只受伤的小鸟,那么,伤好后,我义无反顾地放飞它。
但如果是自己亲手一点一点喂大的宠物鸟,那么,我想鲜有人会说养它是为了放生。
也许,养宠物一开始便是一种错误。
但,既已成错,那么深陷局中、将错就错,我想未尝不是一场值得的劫数。
当然,现今既已成定局,也就顺其自然吧。只能留下祝福。一切,顺由造化决定、命运作主了!

qingci
2007-7-13 15:46
象是呼唤孩子的父母。他肯定想回家,但是他找不到路。欧的邻居的一只鸟一次迷路,在房子周围徘徊了半天,终于被人发现,兴高采烈的回家。二次迷路,就是真的找不到家了。有时候,鸟就像被冲坏的孩子,丧失基本技能。
tomato 回复于 2007-7-14 00:07
也许是被宠坏了。但就像野鸡和家鸡的区别一样。家鸡生下来就是为了被吃掉。当这些宠物被人工繁殖起来专门用来交易的时候,它的基本功能就已经是用来宠爱了。
所以,有时候这个世界很无奈,个中似乎有诸多不可思议的规则,然而,我们若已然身陷局中,就要按招走棋了。

qingci
2007-7-13 16:13
你家又养鱼又养鸟还曾养过小金毛,顺便种了西红柿。好个生态园。
tomato 回复于 2007-7-14 00:07
更正一下,我从来没有种过番茄。。。

番薯
2007-7-25 15:36
可怜的小鸟儿
默哀
tomato 回复于 2007-7-26 21:54
默哀三小时,一动不许动:)

qingci
2007-7-25 16:36
也是。你有听说番茄种番茄么?
tomato 回复于 2007-7-26 21:55
耳听是为虚,眼见方才实:)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表评论
表情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emotemotemotemotemot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需密码
网址   电邮   游客请填邮箱 [注册]
               

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