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页: 3/23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
[不指定 2012-9-2 17:49 | by tomato ]
  尼尔·奥尔登·阿姆斯特朗 (Neil Alden Armstrong) 1930年8月5日生于俄亥俄州瓦帕科内塔。1955年获珀杜大学航空工程专业理学硕士学位。1949-1952年在美国海军服役(飞行驾驶员)。阿姆斯特朗是第一个登上月球的宇航员 。2012年8月25日,阿姆斯特朗因心脏搭桥手术后的并发症逝世,享年82岁。

  我们会永远记住他在登月后所说的那句话: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不指定 2012-7-8 23:35 | by tomato ]
  推荐一款软件:电子日记本。
  官方网页是:http://www.haoxg.net/ediary/index.html
  推荐的原因只在于它的自我介绍的第一句话:“多年过去,您经历了BBS、论坛、博客、推特、微博 ...,但在电脑的某个 角落,eDiary始终为你守护发自你内心的声音。”

  应该说这是我用电脑以来,使用历史排名第二的软件。
  排名第一的软件,是Windows,第三的,是QQ。
  实在是勾起太多回忆,Windows95,OICQ……很多人没听说过,好吧,我也打住,况且啰嗦也需要宝贵的时间。
  这突如其来的推荐,是因为电子日记本从八年前的2.53版本,一下子进化到了3.x版本。
  在网络中,个人主页的消弭,几乎和个体开发软件的式微,是同步的。
  很感谢作者郝新庚长久以来的坚持。也感谢电子日记本陪伴我诸多岁月。
  虽然3.x版本,我甚至还来不及有太多的试用经验,但我一定相信,它绝对是一个好软件。
[不指定 2012-6-6 23:01 | by tomato ]
  不得不先借他人之言发句牢骚,或者是为自己的失败观测打个圆场:金星凌日一如鸡肋,观之无味,弃之可惜。

  与日月食等天象相比,它确实有点儿不够壮观,仅仅是一个小圆点从日面上缓缓经过,它的大小,甚至还比不上一个大个儿的黑子。但是,偏偏这一天象百年仅能两见,而且,这两见还很特殊,集为一组,相距8年,此轮错过,请您百年之后,再见!

  鉴于没有错过2004年的那次金星凌日,所以这一回,在心理上我要淡定许多。6月5日夜,看到本地100%云量的预报,便毅然决定了,要采取自然醒的方式作为起床的最终手段。

  这一觉醒来,已是7时许,匆匆取了相机就往窗户上靠。天上风起云涌,但以太阳的位置为中心,正好露出一片四方菱形的清澈蓝天,云层在蓝天的周围恰到好处地虬卷成一朵朵碎花的形状。风在动,云在变,花边的形状也不停地变换,像万花筒一般神奇。这景象,不仅壮观辽阔,而且唯美精致,我本能地举起相机,不停地拍。但拍了几张照片之后,突然发觉自己并没有在镜头前加盖巴德膜,哎呀,这样拍太阳可不行,得赶紧取巴德膜去。在取的路程之中,我又一次,悠悠地醒来了……

     这一次,是真的醒来了,时间是5点42分。作为一个天文爱好者,不知道这种适时觉醒技能算不算得上是一种特异功能。我揉一揉眼睛,从梦境中恍过神来,面对现实。窗外的真实景观是:满天有云,但东方似有亮光。东边有高楼,从窗户或者阳台,都看不见太阳升起位置,我下楼来到小区的操场上,寻日而不得。于是绕场跑了一圈 ,算作晨练。这时,东边的云缝中挤出一丝太阳,渐渐地有了半个圆盘的样子。我高兴地赶紧飞奔上楼,扛了脚架和相机出门。时间是6点,距离凌始外切不到10分钟的时间。

  可惜的是,就在这上楼下楼之间,太阳又没了踪影。但,器材都已经扛出来了,只能既来之,则安之吧。来到水边,拍拍清风晨景,伺机等待太阳。这一候,直到6点45分,太阳连毛都不见一根。云层也越发厚重,连东边的鼓山都被云雾缭绕得快要望不见了。我站在桥上,手里握着个长焦镜头,看着该用广角镜头拍的景色,无可奈何叹连连,怪只怪刚才出门急了,只抓了必备品。还好水边飞过几只白鹭,让我有景可取,终不算白跑一趟。这几张水鸟,算作今天的作业。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因此,若是有人问起我,金星凌日你拍了没?我终于可以实事求是地回答:拍个鸟啊!

  另外的后话是,12点下班之后,依然是阴云满天,凌终阶段的观测也宣告彻底失败。
[不指定 2012-5-19 23:11 | by tomato ]
  一
  今天的天气还是不佳,未来的预报也是模棱两可,所以还在为后天的天气而忐忑,日环食不知道会不会因雨泡汤。
  但这种忐忑也算得上是天象观测中必不可少的一项环节,仿佛每回成功的观测一定会因天气的折磨而倍觉可贵。
  对于周一的观测,不可能像2008年日全食时那样做一次地理大转移了,因为日食一结束,就得老老实实地上班去。所以,一切就只能听天由命,看老天爷的了。
  希望大家都能有好运气,看到好天气吧。
  二
  说一段小插曲。
  据《竹书纪年》记载:(周)懿王元年,天再旦于郑。
  夏商周断代工程的学者们,最终将此事件定性为:公元前899年4月21日凌晨5时40分左右,陕西华县的人们在晨曦之中准备迎接太阳之时,月球黑暗的伪本影慢慢在头顶的大气层上扫过,天地重归于黑暗,而后,天光才再次放亮。这时,月球的伪本影东移到河南一带,并与地面接触,开始形成了日环食。
  5月21日的日环食,也是这样的一次黎明日食,哪怕是雨天,至少可以观测“天再旦”的现象。
  有条件有兴趣的同好可以参考下面的链接:
  天再旦的观测
  三
  这个季节,天象不断。
  6月4日,有一次观测条件一般的月偏食,我国东部地区可以看到带食月出,西部部分地区只能看到带半影月食月出,新疆、西藏部分地区啥月食也看不到。
  初亏:17时59分;复圆:20时07分;最大时分0.376。
  四
  重头戏该是6月6日的金星凌日。
  此番错过,除非医学科技突飞猛进,否则,有生之年,再保重身体恐怕也看不到下一次了(2117年12月11日)。
  凌始外切约为6时09分;凌终内切约为12时31分。
  当然,凌日天象不如日、月食一般壮观,就也是一个小黑点路过太阳盘面而已。
  可资的看点有:
  1、黑滴现象
  金星与太阳两次内切时,两圆面尚未碰到,就觉得有像水滴一样的黑滴将两个圆的边缘连接起来,这与光的衍射有关(但不是唯一原因)。如你将两只手指对着光源无限靠近(但不接触),也会观察到类似的现象。
  2、光晕(光环)现象
  入凌和出凌的阶段,金星的边缘有一圈极细的光环,是太阳光通过金星大气层而发生的反射、散射从而形成的。

  以上两个看点,需要望远镜观测(千万注意:与日食的观测一样,请配巴德膜,这是在看太阳啊)。
  金星凌日最主要的观测时间点有4个:凌始外切,凌始内切,凌终内切和凌终外切。前二者之间的过程为入凌,后二者之间的过程为出凌。入凌和出凌之间,就是金星在太阳表面走啊走,走啊走,走啊走,要走好久。。。
  其实,肉眼也可观测(请注意最最差的条件下也要配备深墨镜+深墨镜+深墨镜……叠越多越好。。。没有专业设备的话,注视时间越少越好,望日毁视力,若伤不可逆。。。)。金星的视直径是57.78角秒,人眼的最小分辨率约20角秒。中国古代在金星凌日时,曾有记载云:日中有黑子,有可能说的就是凌日的金星。
  五
  顺便提一下,6月15日天琴流星雨极大,6月27日牧夫流星雨极大。
[不指定 2012-4-20 12:23 | by tomato ]
同为宇宙驿站旗下的兄弟站点星友空间站将观测数据整理得很好了,我就不多费心,分享一下链接。5月21日日环食专题
[不指定 2012-3-31 08:29 | by tomato ]
每年3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8:30至9:30,熄灯一小时。
2012年地球一小时的主题为:每个人心中都有位环保家。
今年很巧合的是,这是3月份的最后一天,熄灯时,尽可以想一想愚人节的节目。
不过今晚自己要参加亲戚的结婚宴席,估计是做不了什么熄灯行动了,唯有祝愿——
岁月静好,春暖花开。
http://www.earthhour.org.cn/
[不指定 2012-3-12 18:11 | by tomato ]
  是什么时候从网易个人主页,搬至国家天文台LAMOST工程的宇宙驿站,已记不清确切的年月了。

  十年前的今天,宇宙驿站成立,为广大的天文爱好者提供网络空间,做主页、做论坛、做自己喜欢的事。那时候,博客这个概念还全然没有被历史开启。

  只记得主页搬家之前,自己的内心也挣扎了一小段时间。时常问自己的问题是:我是否有资格在驿站入驻?我真的有能力做好配得上驿站的天文网站么?想法单纯,却也颇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因此,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向管理员崔博士发起了入驻申请。被通知申请通过之时,内心是无尽的欢喜。

  还记得那些年的艰苦与勤奋,初入大学校园,没有个人电脑,为了省钱,常在图书馆抢机位进行主页的更新。图书馆与宿舍距离遥远,有时候冬夜寒冷,来回路上却也颇能“头顶有繁星,心中生喜悦。”

  时光飞逝,转眼已经毕业,再一眨眼,也已经参加工作多年。天似穹庐几经波折,一度搬至新浪博客,也几近倒闭,但最终励难重生,坚持了下来。这些年,即便关于天文的手脚懒惰了许多,即便日常的工作与生活变得越来越忙碌,但心中总有那么一块自留地,属于天文,也属于自己的“天似穹庐”。

  虽然,当年的申请中说要为天文科普事业作出贡献的豪言壮志如今看起来实现得甚为微薄,自己人生的主线也离天文越来越遥远,但我想“天文爱好者”这一身份,我是终身挥之不去了。

  今天是植树节,也是种下“宇宙驿站”这棵众多天文爱好者得以依靠的大树的好日子。谨以这些仓促而凌乱的文字,祝贺驿站十周岁生日快乐!
  
[不指定 2012-3-4 20:07 | by tomato ]
推荐一个新浪公开课:
耶鲁大学:
天体物理学之探索和争议
主讲人介绍:Charles Bailyn是天文学和物理学教授,同时担任耶鲁大学天文系本科课程主任。他于1981年在耶鲁大学获得天文学和物理学学位,并于1987年在哈佛大学获得天文学博士学位。
课程介绍
本课程讲述了天文学领域三个有趣而又发展迅速的课题:太阳系外行星,黑洞和暗能量。这些课题将明显提高在未来数年我们对天文学的认识。

并非概论普及课,而是集中于太阳系外行星,黑洞和暗能量这三个问题的探讨。
[不指定 2012-2-5 22:02 | by tomato ]
在微博上看到的,太欢乐了,所以来一次久违的转载贴图,且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不指定 2012-1-21 13:21 | by tomato ]
  夜半醒来源于一梦。
  在一场世界级别的年终会上,大奖“年度最佳自由人”颁发在即,而宣奖人说出的名字,竟赫然是我。
  台上,虚位以待,席下,掌声雷动。
  于是我一边回望这过去的一年,谦虚的思考自己似乎没有做出过什么成绩、却意外获奖的感恩致辞,一边喜滋滋地正准备登台领奖……
  当此时,该死!关键时刻,怎能?哦卖稿的!@?~#*(此处省略一万字)……
  不该发生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万恶的“人有三急之甲”找上了我,大奖也就不得不找人代领了……
  急急如律令!画面顿然地被切换,我忽然悲剧万分地受困于四面皆是大大的落地玻璃窗户的顶级豪华厕所,帘幕大开,窗外那是——人潮拥挤人头攒动人山人海人人围观啊…啊…啊…啊!
  ?!@~^#&*……

  大师弗洛伊德有言曰:梦是愿望的实现,虽然其或直白,或隐晦,或显山露水,或曲折离奇,或飞流直下三千尺,或烟笼寒水月笼纱。
  好吧。我承认有三:
  一、醒来以后,我俗不可耐地跑了一趟卫生间,去完成未竟之梦想;
  二、我特别想中奖,也许有点儿走火入魔;
  三、我想自由想疯了。

  现在的生活很美好,可是自己总觉得中规中矩,很多安稳,也诸多束缚,老望着别人碗里的“香饽饽”眼馋。就像我们家宝宝,锦衣玉食的,可每顿饭总对自己各色口味的婴儿食物兴趣索然,巴巴地望着大人们吃的东西,就连喂她一口白干饭也大是一副“天下美食,无出其右”的模样。因此我想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乃至生物学家们,是时候去好好地研究一下“别家饭碗香”现象了。或者换一个高雅些的说法,叫做“围城”效应:外面的人想冲进来,里面的人想逃出去。钱老不愧是大家,以婚姻为表象,道尽人生诸事,也一语戳中人性之要害。换言之:人之初,性本贱。
  爹常常唠叨我不晓得知足常乐,不能体会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随性。其实我略懂老庄之道,但我深以为无论老庄,都是大有追求的时代好青年,只是大道无痕,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且看庄子那股视九万里飞鹏如无物的逍遥大气,这种恣意汪洋的豪迈简直是令人热血沸腾。欲以无为为为,唯有以为致无为。

  所以,在感谢爹以“年度最佳自由人的老豆”之身份为受困的我上台代领奖之余,我想我还是固执且天真的相信生命不止,折腾不息。能以折腾为乐,方是豁达。
  当然,准备好的获奖感言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感谢一年以来予以我关心、支持和鼓励的家人与朋友,谢谢你们在我左右,成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过去的一年,我记得有你们,陪我学,陪我嚎,陪我工作陪我恼,陪我哭,陪我笑,陪我吃喝陪我唠。感谢有你们——天天在一起的,经常在一起的,偶尔见面的,网络联系的,电话寒暄的,甚至失去联络却偶然想起我、或者被我偶然想起的人们,谢谢你们和我一起,拼叠出我丰富多彩的一年。有你们,真好!
  辛卯正逝,壬辰将至,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飞龙在天,精彩翱翔!
分页: 3/23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