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页: 13/23 第一页 上页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
[不指定 2007-7-24 20:32 | by tomato ]
  天气不好,阳台随拍,今晚月亮。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Canon EOS 400D,Sigma70-300,300mm,1/50",F5.6,ISO100

[不指定 2007-7-21 23:41 | by tomato ]
  路边天文,Sidewalk Astronomy。
  这项天文活动的主要内容是:天文爱好者们带上自己的望远镜,到公园,到街头,到人潮密集的地方,去和普通路人共同分享星空,同时为普罗大众宣传一些基础的天文知识,以唤起大家对星空的热情,对宇宙的敬畏,对天文的喜爱。
  这项活动最早在1968年由美国业余天文学家John Dobson所倡导。现如今,它已经发展成为天文界的一项世界性活动,越来越多的专业天文台站以及更多的热心公众天文的爱好者们积极参与到活动中。
  今年的5月19日,首届国际"路边天文夜"(Sidewalk Astronomy Nihgt)轰轰烈烈地在全世界范围内举行。中国许多城市的天文爱好者们都参加了这次活动。
  当时由于一些主客观条件的限制,我们未能参与。但终于在2007年7月20日的夜晚,福建省首届路边天文活动闪亮登场了。我有幸参与其中。东星80600也有幸成为现场的六台望远镜之一,让更多的人们领略到了天文的魅力所在。
  活动盛况空前。老人、小孩、青年男女……看见了望远镜中的月亮、金星、木星,路人们不停地发出“啧啧”的惊叹声。各种各样的天文问题被提出来摆在我们这些天文爱好者们的面前,我们耐心地用平实的语言去讲解,都希望大家能对天文有更多的了解。
  活动原计划只是一个小时的时间,但是现场的热情让我们一下子忘记了时间,两三个小时很快地就过去了。在与大家的交流中,我深深地体会到分享是一种快乐。一个人的星空,是孤寂的,而一群人的星空,才是璀璨、耀眼、灿烂的一片天。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先上一张官样图片,虽然略觉刻板,但却是这次活动的最好总结。原以为这会是我们爱好者相互切磋学习的一次很好的机会,但是现场群众们的热情相当地高涨,我们每个人都忙着给大家介绍天文常识而无暇抽身,所以相互之间的交流就只能在临别之时意犹未尽地融入这张照片之中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老人家稳扎马步,意守只眼星空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很聪明很可爱的一个小朋友,追着我问了一晚上的问题,让我觉得:“我小时候咋就那么笨、没有学会思考呢?”好几个问题刁钻得让我差一点儿回答不上来,还好我急中生智狗急跳墙咬牙切齿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地,搪塞过去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Discovery同好用840K把望远镜里的景象呈现在笔记本电脑上,一下子让一大圈的人一饱了眼福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毛爷爷说:“构建和谐社会,观看一次,收费五元!”我们说:“NO,同一片星空,欢迎参加,免费观看!”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叶player同好在我的东星80600前做直焦摄影,同时对身边的路人甲乙丙丁讲解相机液晶屏里呈现的木星及其旁四颗伽利略卫星

[不指定 2007-7-19 01:14 | by tomato ]
  当太阳光照射到地球上的时候,永远只照亮半个球面。地球上有一半的地方是白天,有一半的地方是黑夜。
  当太阳光照射到月亮上的时候,同样地,只照亮半个球面。月亮上,一半是白天,一半是黑夜。
  众所周知,月亮本身并不发光,我们在地球上看到明月皎洁,实际上是月亮反射了太阳光。
  有时候,我们看到一轮满月,那是因为我们正好完全看到了月亮上是白天的这一半球。这时候,太阳在地球的后面,月亮在地球的前面(但日、月、地未必在同一条直线上,如果三者恰好在同一直线上,就会发生月食,因为地球挡住了前往月球的太阳光),太阳光直射到月球上,再正面返回,映入我们的眼帘。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有时候,我们看到的却又是一弯新月(或残月),那是因为这时候太阳光从侧面照射到月球上。地球上的人们所面对的月面,一部分是白天,一部分是黑夜。被太阳光照亮的那一部分是白天,我们很容易看见它的形状。而未被太阳光照亮的那部分则是月球上的黑夜,它虽然在天空中实际存在,但缺少了光,所以我们看不见它。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利用日、月、地三者之间的相对位置关系,我们可以大致地辨别方向。
  首先说一说满月这一特殊的情况。在每个月月相为“望”(即满月)时,太阳和月亮分别在地球的两边。太阳落下时月亮正好升起,太阳升起时月亮正好落下。我们整夜都可见到月亮。这时,我们就用月亮东升西落来大致判别东西方向。
  东升西落这一方向辨识法在其他的时间里同样成立。除了这个方法,利用月球上被照亮的半球是朝向太阳的方向这一特点,我们也可以大致地辨别东西方向。
  在每个月的满月之前,月亮位于太阳的东边。天黑时,太阳已经落到地平线以下,而月亮还没有落下。月亮被日落西山的太阳所照亮。所以,月亮上被照亮的那一半朝向西方。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在每个月的满月之后,月亮位于太阳的西边。天亮前,即太阳还未升起之时,月亮早已经升起,月亮被还位于东边地平线之下的太阳所照亮。所以,月亮上被照视的那一半朝向东方。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不指定 2007-7-13 01:05 | by tomato ]
  手臂上还留有你划过的痕迹,耳朵里还鸣响你啾啾的叫声。下午,你还停落在我的肩头,轻啄我耳根;你在脸盆里扑愣着翅膀洗澡,溅得我一身水珠;你憨头憨脑,小心翼翼地伸过喙来啄走我手里的食物。
  还记得,你一个月前刚到我家,小脑袋上还没有长出半点冠羽,你只是啾啾地叫着,把小嘴张得老大。我把流食轻轻填送到你的嘴里,你迅速地一口吞下。然后继续啾啾地叫,再度把小嘴张得老大。于是我给你起了名字,小八啾啾。
  你的聪明令我欣喜。我每天早上让你收听“你好”的录音。你勤奋地学习,快乐地自言自语。如今人语在你的声音里已初具规模。
  你的胆小让我快乐。你害怕周遭的新鲜事物,然而又好奇。你悄悄地啄一下叶子,又赶紧从花盆处飞到我身边。仿佛害怕花儿会报复你。
  有时候你淘气。我唤你半天你却低头啄报。直等到我拿出你心爱的食物,你才乖乖地听从口令飞回我手。
  有时候你乖巧。我才刚刚打开笼门,你就会自觉地跳回鸟笼。你觉得它是你安全的家园。
  我后悔傍晚放你在阳台上玩耍。你和小八嘎嘎一起,对鱼池好奇。但你不慎跌落池中。池水沾湿你的羽毛。也许有鱼拂过。于是你吓了一跳,准备起飞,然而左面是墙壁,右面是假山,后面亦是墙壁,前面还有一根鱼池水泵的电源线,它们阻挡住了你。你的翅膀一次次击中了这些障碍。你终于惊慌失措。你于是更加用力地扑扇翅膀。翅膀带着你,飞到了阳台之外。但外面的世界你并不熟悉。你看到底下空空如也,就一头飞向楼宇之间。你很快转过了那面墙。我于是看不见你。你也看不见我。你就这样,迷失了回家的路。
  我在阳台上呼唤你,你听不见。我到楼底下寻找你,我找不见。我们终于失散在茫茫的暮色里。
  今夜,小八嘎嘎只能独眠了。小八啾啾,你在哪里?明天早上,你能找到回家的路吗?若你被人捉去,我希望,他能好好地照顾你。若你流浪街头,我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伙伴。但我最最希望的,是你回来。
  小八啾啾,如果可以选择,你还愿意来我家吗?
[不指定 2007-7-12 15:49 | by tomato ]
  还是视觉误差。
  看了下面的这两张图,您晕了没有?反正我是晕了。但它们的的确确都是静止的jpg图像。
  不信?把大部分地方遮住了再看,每一个局部都是静止的。
  个中原理,依然是利用了人的视觉特性所造成的错觉,但再多一个字我也讲不出了。因为我不是理论派,我是经验派,哦耶!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不指定 2007-7-11 10:07 | by tomato ]
  在以下的这张图中。AB两个区域的颜色是一样的。您的眼睛,也被视觉欺骗了么?
  如果不相信。请在绘图软件中将AB区域以外的图案以及AB二字擦去,再用眼睛仔细看看。如果您还是不甚确定,请查其RGB数值。

Checker Shadow Illusion
[光影交错的幻觉]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MIT Professor of Vision Science Edwad H. Adelson made this old (but neat) optical illusion: believe it or not, A and B are both the same color!
  [麻省理工大学的视觉科学教授Edwad H. Adelson绘制了这张古老而美妙的视力错觉图:无论你相信与否,A和B是相同的颜色!]
  我用Photoshop的拾色器进行了验证。结果A和B区域色调数值一致,均如下所示。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人是种聪明的动物,为了分辨事物,视觉上会加强明暗边缘的对比。正是这种“聪明”,也导致了一些错误发生。电脑则是个笨蛋,但恰恰正是这种不懂变通的个性成就了一种实事求是的精神。人在视觉上发生的错误,正是应了一句古话,聪明反被聪明误!
  感谢青瓷同学有心作了一张修改图。从图中更容易看出,正邪,其实只在一线之间。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不指定 2007-7-9 23:32 | by tomato ]
  一开始,我以为,你带给我的感觉会是,甘甜如饴,柔润似水。
  然而,直到和你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我才悄然发现,我想法的错误。
  但,即便是你,如此冷漠,心如坚冰,我也只能,迎难而上。男子汉,一旦作了决定,就绝对不会退缩。
  我知道,时间会赐予我力量与信心。在时间面前,坚冰会融化,你的心扉,也会终于逐渐,向我敞开。
  可是,性情使然,我还是习惯于着急。我轻轻地向你进攻。频率,却渐显急躁。
  你倔强,以钢铁般的意志,拒绝我。
  我无可奈何,一度想要放弃。
  然而,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在家人面前也说过了,“要吃定你!”于是我没有退路。
  可我还是,束手无策,只好发呆。时光,滴答滴地流逝。
  蓦然回首,你却已悄悄,开始动摇。
  我也不再过于直接,转而进行,旁敲侧击,迂回前进。事实证明,我的策略,终于奏效。你在渐渐地接受,我的入侵。我得寸进尺,迎合你渐次的柔软。
  最终,你温柔如水。我笑逐颜开,收纳你的全部。
  但是,我终于开始思考,把冰淇淋冻成冰块,是否是因为冰箱的温度调得过低了?
[不指定 2007-7-7 22:36 | by tomato ]
  都是今天拍的,白天与夜晚。不多说了,以图代言。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北斗七星(其中开阳是双星);30s, F4.5, ISO800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木星(全图最亮星)、心宿二(木星右下);30s, F4.5, ISO800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金星(全图最亮星)、土星(金星右下)、轩辕十四(金星左上); 30s, F9, ISO800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燕子甲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燕子乙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燕子丙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燕子丁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燕子戊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燕子己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燕子庚与燕子辛

[不指定 2007-7-6 00:12 | by tomato ]
  首先是专业书籍看得吐血。
  《观测宇宙学》。满章节飞舞的是数学公式。不过我也算是不容易了,三年没碰过数学的人竟然能够咬着牙看下来。百分之九十的式子数忽略跳过。重点看文字部分与结论部分。竟然还能活着看完整本书。
  最后的读后感总结成八个大字:临书涕言,不知所云!

  其次是业余摄影。
  前几天直焦摄影一直做不好对焦。
  今晚用相机作固定摄影,想拍天蝎与人马。结果把星座拍残了。要么上面的星没框住,要么下面的星弄丢了。
  还有光害也很讨厌,天空拍出来红彤彤的。
  最后的摄影感受总结成十四个大字: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鉴于今天的表现,最后用六个字作结:算了,洗洗睡了。
[不指定 2007-7-1 23:48 | by tomato ]
  要不是媒体铺天盖地的提醒,我不会注意到,香港回归已经十周年了。
  2007,对1997的印象最终停留在电视机里英军的小轿车上。
  我指着屏幕哈哈大笑:“他们的汽车长得像蟑螂。”

  然后,记忆的画面失了焦,一片模糊。

  十年,这真是一个可怕的时间跨度。

  十年。
  十个寒来暑往。十个春去秋临。
  地球自作主张地转动了三千六百多圈。
  太阳,裹挟着八大行星在银河系里不知辛劳地奔走了近八百亿公里的距离。
  如果用距离去衡量时间,我想,十年如斯,天文单位。

  十年。
  陈奕迅在歌里漠漠地唱,“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
  是的,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许多人。
  可是,十年之前我认识的那些人,现今又散落何方?
  如果用朋友去衡量时间,我想,十年如斯,人事浮动。

  十年。
  十年前叨着清水冰棍口舌生津。十年后面对哈根达斯索然无味。
  十年前储蓄罐里的钱一分一分地攒。十年后购物直接刷卡,分是什么单位已经几乎忘却。
  十年前在野外疯跑,大脑单纯得同时间容不下第二件事,十年后坐在电脑前发呆,脑海已经被第N个任务窗口折磨得沟壑纵横。
  十年前总是想着快快长大,十后后却又盼望时光倒流。
  如果用成长去衡量时间,我想,十年如斯,木已成舟。

  时光的魔术,斗转星移。
  十年……
分页: 13/23 第一页 上页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