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页: 1/3 第一页 1 2 3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
[不指定 2012-6-6 23:01 | by tomato ]
  不得不先借他人之言发句牢骚,或者是为自己的失败观测打个圆场:金星凌日一如鸡肋,观之无味,弃之可惜。

  与日月食等天象相比,它确实有点儿不够壮观,仅仅是一个小圆点从日面上缓缓经过,它的大小,甚至还比不上一个大个儿的黑子。但是,偏偏这一天象百年仅能两见,而且,这两见还很特殊,集为一组,相距8年,此轮错过,请您百年之后,再见!

  鉴于没有错过2004年的那次金星凌日,所以这一回,在心理上我要淡定许多。6月5日夜,看到本地100%云量的预报,便毅然决定了,要采取自然醒的方式作为起床的最终手段。

  这一觉醒来,已是7时许,匆匆取了相机就往窗户上靠。天上风起云涌,但以太阳的位置为中心,正好露出一片四方菱形的清澈蓝天,云层在蓝天的周围恰到好处地虬卷成一朵朵碎花的形状。风在动,云在变,花边的形状也不停地变换,像万花筒一般神奇。这景象,不仅壮观辽阔,而且唯美精致,我本能地举起相机,不停地拍。但拍了几张照片之后,突然发觉自己并没有在镜头前加盖巴德膜,哎呀,这样拍太阳可不行,得赶紧取巴德膜去。在取的路程之中,我又一次,悠悠地醒来了……

     这一次,是真的醒来了,时间是5点42分。作为一个天文爱好者,不知道这种适时觉醒技能算不算得上是一种特异功能。我揉一揉眼睛,从梦境中恍过神来,面对现实。窗外的真实景观是:满天有云,但东方似有亮光。东边有高楼,从窗户或者阳台,都看不见太阳升起位置,我下楼来到小区的操场上,寻日而不得。于是绕场跑了一圈 ,算作晨练。这时,东边的云缝中挤出一丝太阳,渐渐地有了半个圆盘的样子。我高兴地赶紧飞奔上楼,扛了脚架和相机出门。时间是6点,距离凌始外切不到10分钟的时间。

  可惜的是,就在这上楼下楼之间,太阳又没了踪影。但,器材都已经扛出来了,只能既来之,则安之吧。来到水边,拍拍清风晨景,伺机等待太阳。这一候,直到6点45分,太阳连毛都不见一根。云层也越发厚重,连东边的鼓山都被云雾缭绕得快要望不见了。我站在桥上,手里握着个长焦镜头,看着该用广角镜头拍的景色,无可奈何叹连连,怪只怪刚才出门急了,只抓了必备品。还好水边飞过几只白鹭,让我有景可取,终不算白跑一趟。这几张水鸟,算作今天的作业。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因此,若是有人问起我,金星凌日你拍了没?我终于可以实事求是地回答:拍个鸟啊!

  另外的后话是,12点下班之后,依然是阴云满天,凌终阶段的观测也宣告彻底失败。
[不指定 2011-6-16 04:07 | by tomato ]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未能盼来全食红月。云越来越厚,月亮失去踪影的时候并不是因为完全进入地球阴影,而是因为大气过度遮掩。观望许久,终于带着与蚊群对决的一身战痕,略带恨意地望着遍地尸横,手提尺把电蚊大拍,怅然收工。
  上网瞄了几眼现场直播和各地照片,羡慕嫉妒恨无奈,遂决定睡觉。
  临睡之前,谨以此片,证明自己勤快过。
[不指定 2010-9-19 23:52 | by tomato ]
超强台风“凡亚比”呼啸而来,对于本地的影响就是风雨飘摇,阴阳不定。
我牵强附会地将台风理解成漩涡星系,旋转起来如同扇叶飘移,旋臂过境时风雨大作,旋臂间隙时则雨霁天晴。
晚饭过后有那么一会儿,天上的云不多,随着强风快速地漂移。在云团与云团的中间,是大片大片晴朗干净的天。
月亮和木星在这些一尘不染的间隙里如同宝石闪耀,显得十分招惹人心。
一时间,心墙中的懒惰防线不慎被突破,于是兴致高昂地从床底下乾坤大挪移地翻出了尘封已久的东星80600。
抚镜感慨,宝刀已老。
物镜面上有些许发霉。目镜接口端一小块钢圈松动,略有突起,导致天顶镜无法嵌入。
七手八脚地拭去霉渍,折一小段牙签填住断裂处撑起钢圈,终于把望远镜成功地架在了阳台上。
这一翻折腾已经让观测失去良机,云开始渐渐地多了起来,还好不时还是能从干净的云缝里清晰地看见月亮和木星。
抓紧时间指向、调焦、换目镜,重拾一把已经稀疏的手艺,看看月海,瞅瞅环形山,瞧瞧木卫一二三四,就像看望一些久违的老友。
强风吹得小镜子不停晃悠,高倍的视界里星连着心一起颤抖。
没多久的工夫,乌云开始袭卷而来,云缝渐渐地失守阵地。
撤镜收工。一面唏嘘,一面再次把镜子拆卸、装包、在床底下依次塞好。
前番倚镜望天,早已忆不清年月。
下回取镜观星,又将会是何夕?
[不指定 2010-9-5 11:39 | by tomato ]
好久没有摸相机。前日出门抽空喀嚓了几张,拍到了白喉红臀鹎。
距离远,天色开始昏暗,手也生疏,效果不是很好,放上来鼓励自己多多动手吧。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不指定 2010-1-18 23:34 | by tomato ]
  太阳在日食复圆阶段,带食没入大理苍山。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不指定 2009-7-27 23:34 | by tomato ]
天气多云。幸运的是在云的流动中目睹日全食的美景,亦是别有一番风味。而自己的摄影技术也依然是有限,对焦和曝光都没有做得很好。但,谨以这些照片,纪念在武汉大学的这段美好时光。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不指定 2008-8-10 09:20 | by tomato ]
观测地:甘肃省张掖市高台县麻城乡河西村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不指定 2008-5-1 07:51 | by tomato ]
  忙碌如同春草一般持续地滋长着。有朋友问:最近在忙什么?我忽而语塞,内心里满是茫然无措。是啊,在忙什么呢?似乎并不清楚。所有的思绪纠结成一团,凌乱不堪。

  某夜,拾掇完一整天的琐屑,关上房里的灯,周围突然地寂暗下来,对楼的灯光在窗墙边烙上了一方昏黄,楼下的草丛里突兀地响起一片格外嘹亮的蛙声。心情忽而淡定起来,一如这夜色般宁静。

  这时候再去想想朋友的问题,想想自己的疑惑,就豁然开朗了。忙么,就是因为事情纷至沓来,左推右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又何必去分辨究竟在忙什么呢?做好每一件事,完成好每一项任务,亦即足矣。至于所做为何,收效又是什么,等在清闲的时光慢慢地总结,缓缓地整理,可矣。

  所以,在半个月之前所曾有过的那一场西南之行,于一片的催促声中,我依旧是在斯里慢条地回顾。说实话,时至今日我不都知该如何去整理它,脑海里的记忆因行程的紧张而混乱,只希望时间可以渐渐地洗净铅华,最后剩下一片顺理成章的回忆。

松鼠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香格里拉普达措国家公园里的松鼠原来是并不怯生与怕人的,它们落落大方、轻盈灵巧地在松林与栈道间腾挪跳跃,玩耍觅食。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如果你摊开掌心,向松鼠们展示手里的面包或饼干,他们会机灵地跑上来叼走食物,也或者,你比它们更加地聪明,将一整块儿的面包与饼干替换成了面包屑与饼干粉,它们于是只好乖乖地停留在你的手边,慢慢地品尝这些美食,不舍离去。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有时候,它安逸地坐在枝头饱享松果的香甜可口,故意地将这坚果嚼得毕剥作响,引得其它的松鼠垂涎三尺,也引得游人驻足旁观。你若用相机对准它拍照,它不理不睬,无知无觉,仿佛整个世界存在的意义尽在于眼前的这颗坚果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又有时候,它会跳上高处,好奇地东张西望,不知道,它是正在呼朋引伴呢,还是仅仅是在高台上舞蹈,欢迎远方的来客。你总能,从它小巧而坚定的眼神中,阅读出一种喜悦。

 


孔雀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贵州黄果树瀑布景区的陡坡塘景点里,养有多种鸟类,像是一个开放式的鸟语林。一走进景点的大门,你便能看到高贵华丽的孔雀,它们优雅地踱步,似乎是在欢迎你,也似乎,这只是一种礼貌性的习惯,它们依旧遗世独立,不睬人间烟火。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你永远都无法读懂一只孔雀的内心世界。当它灿烂开屏的时候,它究竟是在向你示好,还是在向你示威?也许,这永远与你无关,它只是在做自己的事情,开自己的屏,任由你去评说。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有时候你还正在啧啧赞叹它的美丽,它却转身离去了,这时你无论如何绕不回它的正面去了,你围着它焦急地绕圈儿,它却不慌不忙地原地打转,只留给你两道桀骜不驯的尾羽。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你若逼急了它,它抖身收起一屏的艳丽,转身向高处走去。你只能停留原地,仰望它离去的身影,空自嗟叹,唏嘘不已。
[不指定 2008-2-25 22:16 | by tomato ]
  夜空中的东西总是那么地令人惊奇,就算没有星光,也依然可以有烟火。他们都一般地绚烂着。
  我固执地喜欢着,光,以及光背后的,无限唏嘘的时空。
  这些玄妙的光,它们在时空中狡黠地穿行,起与伏,隐与现,沉默和爆发。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不指定 2007-9-3 13:01 | by tomato ]
  本应该在月食当天就把照片发上来的。结果阴差阳错,迁延时日,直至现在。
  是在阳台上观测的。看到月亮从对面楼顶升起来的时候。正值全食即将结束。趁着月亮还没有真正生光,先用相机抓拍了下来。然后才接上望远镜慢慢拍。
  不过由于照相技术本来就差,还是以目测为主了。
  照片选来选去也选不出几张中看的。挑了挑。发些上来。算是交自己的作业。
  PS1.本打算御夫座流星雨重振旗鼓励精图治,结果遇雨,直接泡汤,愿望像流星一般,打了水漂。
  PS2.月全食的时候是红月亮。这是由于月亮不反射从太阳直接过来的光线。而是反射透过地球大气层过来的太阳光。我看到全食时,月亮的一个角落已经比较明亮。但是从时间上看,月亮并没有进入到生光阶段。那些明亮的光,应该是从地球大气较高层处折射过来的太阳光线。在月亮进入生光阶段之后,月亮反射直接到达月球表面太阳光,比原来的光亮要亮许多。
  PS3.下图中,第一张照片是用相机直接拍摄的。余为相机接90500小马卡拍摄。第五张照片之后,由于月亮亮度已经较高,因此调整了曝光参数。照片看起来是黑白的,但是实际上仍是以彩色模式拍照。这时的月亮,“红月亮”已经消失,月亮看上去类似于平时的盈亏现象。而在全食和刚刚生光的一段时间里,月亮呈现出“红月亮”的美丽颜色。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分页: 1/3 第一页 1 2 3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