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页: 2/2 第一页 上页 1 2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
[不指定 2008-7-24 21:39 | by tomato ]
《别闹了,美国宇航局》
用轻松的方式,为你讲述美国宇航局的故事。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听起来像一句广告语,但实际上,只是身为读者的一个推荐而已。
不说太多。忙碌中。8月1日日全食准备中。
图书馆、大小书店中,值得留意一下这本书。
全文完。
[不指定 2007-10-8 00:11 | by tomato ]

盛开的龙胆花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此处获得1024X768大图



  [剧情概要]

  家境贫寒的男孩乔班尼,在欢乐的星星节之夜跑上了天气轮的山丘。山丘上可以看见莹白、雪亮的银河河岸上,芒草,随风摇曳,掀起一片片波浪。天河水泛出一丝丝紫灿灿的涟调,如同万道彩虹,滚滚奔流。乔班尼不知不觉地登上了无名的小火车。

  漂亮的小火车随着天空的芒草波浪飘荡,在天河流水中,在三角点的银光里,勇往直前地行进。铁轨两旁低矮的结缕草中,盛开着一簇簇如月长石雕刻的紫色龙胆花……

  [影片介绍]

  《银河铁道之夜》是由日本著名画家、CG作家加贺谷穰(KAGAYA)先生花了三年的时间制作的全CG作品。作品的内容采用了日本著名童话作家宫泽贤治的童话《银河铁道之夜》中的一部分进行画面制作的。

  2006年,为纪念宫泽贤治诞辰110年,KAGAYA发表了这部动画电影,将原作搬上银幕。为了保证制作质量,电影的制作人员均是业界名流:脚本、CG由KAGAYA亲自操刀,音乐由其弟加贺谷玲负责,而故事朗读者则是人气声优桑岛法子。电影上映后受到一致好评,原本只存在于宫泽先生文字里的美丽银河,在KAGAYA的巧思下化为绚丽的画面,对星座知识的讲解巧妙地穿插其中。在沉浸于童话浪漫氛围的同时,观众也会进行一些科学的思考。2007年,我国引进了这部电影,并于7月11日在北京天文馆上映。

  [夕虹释曰]

  如果说,宫泽贤治的原著是童话,加贺谷穰的CG像梦境,那么,我想已经没有什么能比这二者的完美结合更加浪漫与唯美了。

  在用电脑观看影片时,我常常会采用加速播放的方式。然而,在看《银河铁道之夜》的时候,我无能为力,只有听凭时光安静而自由地流淌,甚至还生怕漏过哪一桢的画面。虽然不是大银幕,虽然没有环绕声,却依然可以陶醉其中,任由流光溢彩,享受心旷神怡。

  不仅是在宇宙里航行,更是在星星组成的风景之中惬意地旅行……

  [相关链接]

  电驴下载地址
  BT下载种子
[不指定 2007-7-12 15:49 | by tomato ]
  还是视觉误差。
  看了下面的这两张图,您晕了没有?反正我是晕了。但它们的的确确都是静止的jpg图像。
  不信?把大部分地方遮住了再看,每一个局部都是静止的。
  个中原理,依然是利用了人的视觉特性所造成的错觉,但再多一个字我也讲不出了。因为我不是理论派,我是经验派,哦耶!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不指定 2007-7-11 10:07 | by tomato ]
  在以下的这张图中。AB两个区域的颜色是一样的。您的眼睛,也被视觉欺骗了么?
  如果不相信。请在绘图软件中将AB区域以外的图案以及AB二字擦去,再用眼睛仔细看看。如果您还是不甚确定,请查其RGB数值。

Checker Shadow Illusion
[光影交错的幻觉]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MIT Professor of Vision Science Edwad H. Adelson made this old (but neat) optical illusion: believe it or not, A and B are both the same color!
  [麻省理工大学的视觉科学教授Edwad H. Adelson绘制了这张古老而美妙的视力错觉图:无论你相信与否,A和B是相同的颜色!]
  我用Photoshop的拾色器进行了验证。结果A和B区域色调数值一致,均如下所示。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人是种聪明的动物,为了分辨事物,视觉上会加强明暗边缘的对比。正是这种“聪明”,也导致了一些错误发生。电脑则是个笨蛋,但恰恰正是这种不懂变通的个性成就了一种实事求是的精神。人在视觉上发生的错误,正是应了一句古话,聪明反被聪明误!
  感谢青瓷同学有心作了一张修改图。从图中更容易看出,正邪,其实只在一线之间。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不指定 2007-5-31 20:12 | by tomato ]
  今天偶遇一张照片。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我只能辩认出来是一只鸟叨着一只蜻蜓,就像黑社会老大叨着一只雪茄,样子鸟得很。。。

  然后。。。
  !@#$%%^&*()_+=—……
  蜻蜓属于动物界节肢动物门昆虫纲蜻蜓目。
  蜻蜓分四类:蜻、蜓、豆娘、艳娘。
  差翅亚目(蜻和蜓)
  束翅亚目(豆娘和艳娘)

  鸟呢。。。
  动物界脊索动物门脊椎动物亚门鸟纲。
  照片上的这只鸟属于佛法僧目蜂虎科蜂虎属栗喉蜂虎种。。。

  顺便说一下人。。。
  脊索动物门脊椎动物亚门哺乳动物纲灵长目人科人属人种。。。
[不指定 2007-1-30 11:37 | by tomato ]
啥也别说了,打开下面的三个站点,聪明的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一个天文爱好者是如何学习英语的呢。。。grin

英文版站点:
Astronomy Picture of the Day
http://antwrp.gsfc.nasa.gov/apod/astropix.html


中文简体版站点:
每日天文一图 (北京天文馆镜像)
http://www.bjp.org.cn/apod/today.htm


中文繁体版站点:
每日一天文圖 (成大物理分站)
http://www.phys.ncku.edu.tw/~astrolab/mirrors/apod/apod.html


从今天的翻译看起来,还是北天馆翻译的比台湾成功大学的要更加专业一些,成大的翻译跟偶一样,翻成了“戏剧性的绿色闪光影像”,而不是“动态的……”。shuai
[不指定 2006-11-4 22:35 | by tomato ]
(本文移自http://blog.sina.com.cn/u/47837f58010006qe)

想起前一阵子董路老师写了篇博客《最容易读错的十个字》,颇伤及北京人的痛处:北京话不等于普通话!于是今天我也迂腐一把酸一把,过一回吕秀才的瘾。子曾经说过:以下是最容易读错的十一个字!

一、潜:qian,第二声,音同“前”,如潜力,潜在,潜水。不读第三声。

二、氛:fen,第一声,音同“纷”,如气氛,氛围,战氛。不读第四声。

三、穴:xue,第二声,音同“学”,如穴位,洞穴,穴居。不读第四声。

四、癖:pi,第三声,音同“匹”,如癖好,洁癖,烟癖。不读第四声。

五、档:dang,第四声,音同“荡”,如档次,高档,档案。不读第三声。

六、血:多音字。口语时读xie,第三声,音同“写”,如“流血了”,“出了不少血”“血淋淋”;书面语时读xue,第四声,音同“谑”,如“血红”“血管”“血海深仇”;无xue第三声的读法。)

七、“玫瑰”中的“瑰”:第一声,音同“归”,如“瑰丽”“瑰宝”。在“玫瑰”中可以读成轻声,无第四声的读法。

八、“因为”中的“为”:多音字,但在此处,可读第四声或者轻声,不读第二声。把“因为”读成“因违”的人,恭喜你,你获得了港台腔荣誉称号。

九、“处理”“处女”中的“处”:多音字,在这里读第三声,音同“楚”。只有在表示地方或者是机关单位时读第四声,音同“触”,如“到处”“处长”“办事处”。

十、“孙悟空”中的“悟”:第四声,音同“雾”,不读第三声。究其错误根原,却是当年的《西游记》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了,而很不幸的是,唐僧一直把猴子喊成“五空”,带坏了好大一批人。

十一、“亚”:第四声,不读第三声。这很应该算是北京音和普通话语音的差别。“亚军”读错的人应该不多,但是“亚洲”读成“哑洲”的好象就多一些。另外顺便插一句,今年的超女张亚飞,大家都叫她“雅飞”,在人名或地名的问题上,应该是客随主便,主人说叫啥就叫啥吧,就像艾梦萌,大家都叫她萌萌。★
[不指定 2006-8-17 00:35 | by tomato ]
(本文移自http://blog.sina.com.cn/u/47837f58010005nw)

从西安和南京回来之后,恶补了半个月的文化课。
关于考古。关于历史。关于文明。

“考古发掘好像是在读一本书,读一页就撕掉一页。如果我们没有读懂的话,再也没有任何复读或查证的机会。”

在西安参观秦始皇陵兵马俑的时候,对秦王地宫尚未发掘的事实,导游作出了如下的解释。
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其一,《史记》云:地宫“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据现代探测技术分析,地宫中汞含量极高,《史记》所载,当属事实。面对如此大量的水银,若发掘不当,将给当地人民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其二,发掘之后,必须实地修建展馆以保存原貌,而目前的建筑技术尚无法完成如此大面积的无柱穹顶作为保护建筑。

读完《当代考古学》之后,我明白了一个更加深层和本质的原因:“为未来保存过去!”
考古材料是宝贵的文化资源,它应当得到合理的保护,并在可持续发展中实现合谐利用。

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秦始皇陵兵马俑,在出土的时候是披金挂彩、鲜艳生动的。但承载了千年光阴,那些鲜活的颜料一旦破土而出,就在空气中迅速氧化,灰飞烟灭。所以,当我们今天看见兵马俑的时候,他们只剩下灰头土脸的泥胎,一尊又一尊。
庆幸的是,现在秦始皇陵的发掘,只是兵马俑陪葬坑的一小部分,还有大量的考古材料,包括秦始皇陵主体地宫等,都妥善存留,以待后人用更高明的工程技术,以更先进的科学知识,进行研究和发现。

在对伊朗某个遗址的考古中,考古学家在第一个发掘季节结束之后,在报告中果断声称:该遗址植物遗存很少,无农业现象,人类经济形态以狩猎为主。
两年之后,他们采用了新的技术,发现了土层里大量的植物种子。

考古,不仅仅是在于把地下的宝物发掘出来。而是要,透过时光,看见过去的影像!

人类的潜意识里具有强大的怀旧情绪。时间,是神奇的东西,它让现实一点一点泛黄,终变成魅力十足的历史。同时,它照顾好人类的情绪,让这些历史,可以在遥远的记忆中燿燿生辉,光彩照人。犹如,群星闪亮的夜空。
我于是突然想起来很久以前一句不知来自哪儿的话:天文学家实际上就是考古学家。

每一缕穿越亿万光年,千辛万苦来到我们面前的星光,都在为我们讲述,那些过往时光里发生的故事。
一颗星诞生,一颗星死亡。当我们看见它们的时候,早已经,斗转星移。
即使是最近的太阳光,在光临地球之前,也要经历大约8分钟的太空之旅。
于是,虽然人类的生命,对于整个宇宙的发展史来说,简直太过于渺小,然而穿越不同距离的时空,我们却看尽恒星的一生。

宇宙中,微弱的3K背景辐射是大爆炸的遗存。这些各向同性的背景辐射被认为是宇宙的恒星间有过相互联系的一个有力证明。
那曾经耀眼与喧闹的天,终因时空的渐次积淀而显现出沉静之美。茫茫的时空中,宇宙辉煌地流淌,似古琴之弦,挥拨之手已止,而余音不绝。

我在想,喜欢星空的人,或许,也是在喜欢着这种被时光浸渍的渲染效果吧。
分页: 2/2 第一页 上页 1 2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